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固宠攻略 > 第三十九章妯娌

第三十九章妯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些誊抄下来,一条一条列出来可都是证据,只是欠条还是得收好,因此顾不得罗氏细细看,姚氏就将这些东西给收了起来。

    “你今日如何得闲了?”罗氏还抢着看,被姚氏白了一眼,只得作罢。“我瞅你是闲得发慌了,专门来笑话那个人的不成?”罗氏瞅了一眼姚氏屋里那金丝珐琅的花瓶,神秘地笑了笑。

    “我还真听说了一个消息,不知道大嫂有没有兴趣知道?”姚氏如今一门心思扑在儿女身上,不是个八卦的性子。因此有些兴致缺缺。罗氏气馁。“大嫂便叫我欢喜欢喜,给几分薄面?”

    “哪个都像你?都是四个孩子他娘了,竟这般顽劣。”罗氏对姚氏的嗔骂不以为意。秦征是长子,罗氏的丈夫秦珉是幺子,两人相差四五岁,俗话说得好,长嫂如母,罗氏与婆婆李氏不亲近。原先还觉得大嫂姚氏为人过于刻板要强。

    可如今看来这个嫂子却是面硬心软之人。大伯这人脾气又硬,夫妻两人早已是同床异梦,作为女子,其实旁的不求,最是想要丈夫的宠爱,这一点罗氏比谁都清楚,只是大嫂姚氏这个性子,罗氏也知道不好劝。

    总归是对她好一些罢了。因此不由对姚氏亲近了一些。“我听说宁氏娘家有个同胞的弟弟,据说爱赌。如今二十好几了还没娶上媳妇儿。”

    姚氏如今跟宁氏撕破了脸皮,不管是从私人交情,脾气秉性还是儿女前程上看,罗氏都看不上宁氏,因此自然是想着姚氏。对宁氏也不再称作“三弟妹”。

    姚氏的眼睛一下子睁得硕大,“你说的可是真的?”罗氏头点的跟捣蒜似的。“这还有假?”

    “夫人,这些都是这些年三房吃的用的还有穿的都是公中出的。”马妈妈原本不想打断这妯娌两人,可是有些事情还得问过姚氏,便陪着笑脸小心道。

    “都算进去。”姚氏骤然被打断,原本有些不悦,可是马妈妈也是忠心,便吩咐道,思来想去,又道:“五姑娘的挑出来。”

    “是。”其实明面上的一些好东西说是给五姑娘的,入了那玉珩院指不定是给谁的。这些姚氏心里也清楚的很,因此想了想又摇了摇头道:“算了,都算在一起。”马妈妈连忙道是。

    毕竟三房还有个宏哥儿也是庶出。若是只挑了五姑娘的出来,却不管宏哥儿,难免宏哥儿跟洪姨娘心里面有疙瘩。一笔写不出两个秦字。宁氏暂且不论,她生养的孩子不给侯府添乱就不错了。

    可是她私心瞧着,不仅五姑娘,就是宏哥儿也是个好的。洪姨娘美艳泼辣,三弟长得也俊美,宏哥儿生了一副好皮相,据说书读的也不错。只可惜了有宁氏这么一个嫡母。

    洪姨娘再厉害,这庶出子女的婚事可都捏在嫡母手里。五姑娘是逃过了,可还有个宏哥儿呢。她生了两个儿子,罗氏也是两个,她大儿子虽说是不争气,到底是成了家了,如今挂着个闲职,将来还可以承袭爵位。

    二房的戬哥儿行二,也是给说了亲的。原本早些年就该新媳妇儿进门,说的是辅国公家的小姐金氏,可前年辅国公骤然去世,那姑娘便要守孝三年,因此还得要明年新媳妇儿才能进门。她的嫡次子冲哥儿行三,还得戬哥儿娶了亲,他才能娶。

    这是不能错了长幼尊卑的规矩。合意的姑娘姚氏早就盘算好了,只等着戬哥儿媳妇儿进门,冲哥儿也该准备起来了。

    “对了,你说的宁氏那个弟弟烂赌,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罗氏见姚氏一脸的凝重,也收起了玩笑的表情,“原是我娘家表叔有个未出阁的姑娘与她弟弟议过亲,我也是才知道的。我那表婶儿托我娘打听,若人是个好的,我那表叔也不是个多高的门第,只求女婿上进能干,却不知道竟是个爱赌的。”

    罗氏还当作是宁氏的笑话说给姚氏听,姚氏一听哪里还不明白宁氏这些年在府里钻营了这些好处还有她借去的都去了哪里?合着都是去了自己娘家去了。当真是造孽。

    “这可绝对不能嫁过去,这不是把姑娘往火坑里面推?”

    “是这个理儿,我娘只把这件事情与我那表婶儿一说,我那表婶儿原先觉得多少是个学士府的庶子,还曾经养在嫡母名下,如今便推说是八字不合。这亲事也就黄了。”

    姚氏听了罗氏的话,心下想到这宁氏有个烂赌的弟弟,这可是个无底洞啊!这日后与她之间的账可更要一笔一笔的算清楚。纵然是亲戚,可万不能把自家赔进去的道理。

    寻思着面色微松,罗氏这才又开口道:“大嫂我这回来是想想你求些东西的。”

    “就知道你这泼猴无事不登三宝殿。”姚氏笑骂。罗氏挨着她,笑得十分亲近,姚氏也喜欢她这样,本也就比她大个四五岁。姚氏家没有妹妹,如今罗氏这个模样,不由对她多了几分喜爱。

    “你且说罢,若是旁的也就罢了,若是你也惦记着我的那些私房,我可不依。”

    罗氏知道姚氏是说笑呢,她娘家虽是新起之秀,可也是将军府第,断不是宁氏这样没有见过世面的。

    她眼睛一亮,“我听说烨儿房里的一个杨氏擅长做古方,有几味脂膏做的比外面珍胭斋的要好。瞧瞧大嫂可不是被养得比二八少女还水嫩!”

    “偏你油嘴滑舌,竟这般笑话于我,当真是没大没小。”姚氏嘴里说着,脸上却是笑着,可见没有真生气。“这还不简单,我吩咐她做了便是,只是她一个小辈,成日里钻研这些,咱们这些做长辈的也不好叫她白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