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荒芜之上 > 第030章、曝光,她是秦大少的女人.

第030章、曝光,她是秦大少的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暖黄的灯光下,女人似笑非笑,妩媚的面容向他贴近了。
  
      “晋哥,有些事情纵然过去了许多年,可一旦爆出来,也足以引起社会轰动。”
  
      秦晋垂着眼眸,未曾答话。
  
      似乎是在拒绝回答,又似乎是在心虚些什么。
  
      隐隐之间,申酒已然猜到了几分。
  
      手指轻轻划过男人的鼻尖,她勾唇低笑,“我是不是……把你杀人挖心的事捅出来了?”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
  
      秦晋目光一颤,连藏在被窝里的手也不觉抖动。
  
      但是很快,他又恢复了平时的冰山脸,风轻云淡,“九年前你在殡仪馆见到的那个人,的确是我,但我并不是去斩草除根。”
  
      “我当时过去,是因为听说申晴的妹妹要去辨认尸首,我怕时家的人对你不利,所以也跟着过去看看。”
  
      “那会儿你嚷嚷着要给你姐姐验尸,我捂你的嘴,只是为了不让你被时家派过去的人下手。”
  
      所以,她真是把他杀人挖心还想斩草除根的事给捅出去了?
  
      所以,他承认了九年前在殡仪馆把她捂到窒息的就是他?
  
      当年姐姐死的时候,申酒是十分怀疑的,一到殡仪馆就嚷着要验尸,结果闹完差点让人捂死,还是狠狠咬了那人一口才得以逃脱。
  
      尔后王秀出现,嘘寒问暖的说她是伤心过度多虑了,此事就这么糊弄过去。
  
      此前,申酒也未曾再多想。
  
      直至半年多前,去给姐姐上坟,时家曾经的保姆告诉她,姐姐的心脏捐赠给了杨雪,而且杨雪还跟姐夫时越有婚外情,但换完心脏以后就把时越给踹了,时家人也因此移民意-大-利。后来申晴的尸体还是杨雪的朋友——秦家少爷给处理的。
  
      人是在死后第五天给送到殡仪馆的,时间,地点,那股熟悉的味道,那个一闪而过的背影都吻合。
  
      思绪从记忆中抽身,抬眸望着男人深邃的眼睛,申酒不觉发出一声冷笑,讥讽的反驳他,“秦晋,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不过,我信与不信又有什么关系呢?你们这些名门望族向来只手遮天,我能做的,可能就是……给你做情人,让杨雪膈应。”
  
      当然,还有……勾引杨泓,有必要的话,她也不介意勾搭杨雪的爸爸……
  
      真特么是个烂人啊……
  
      申酒痴痴的笑着,转了个身,顺手关上了台灯。
  
      黑暗中,眼泪顺着眼角眼角滑下。
  
      真没想到啊,心底深处最让她害怕的不是被秦晋扔到狼山,而是确定了他是害死姐姐的凶手,确定了……他们再无半点可能。
  
      “真忒么犯贱!”怒骂了一句,她重重一脚踹到秦晋腿上。
  
      秦晋没说话,也没有反抗,只任由她一顿猛踹,直至申酒停了手,才缓缓搂住她的腰,凑到她耳畔,发誓的语气,“阿酒,你要相信我,我当初若真是去害你的,在你进秦家的第一天就该害你了,为什么还要护着你?”
  
      “我他妈哪儿知道?”
  
      “乖,别骂脏话,胎教不好……”
  
      “睡吧……”
  
      他轻轻抚上她的小腹,感觉到女人身体在颤抖,又握住了她的手,温声细语,“阿酒,你其实已经相信我了是不是?你还爱我的对不对?”
  
      “所以要乖乖的,别再让自己受伤,好好生下这个孩子,我们还像从前一样。”
  
      秦晋絮絮叨叨的,声音温柔又深情,恰如多年前那个疯狂的夜晚,他也是这般抱着她,叫她乖乖的,说以后他就是她的男朋友了。
  
      说他会爱她一辈子,说他会娶她做老婆,让她不要哭,不要闹……
  
      那时候申酒被哄得七荤八素,晕晕乎乎就应了下来……
  
      后来想想,真他妈恶心啊……
  
      竟有人把强-奸说得那么深情款款……
  
      这一夜,申酒睡得很不好,一整个晚上脑子里都响着秦晋曾经的温柔……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脑袋疼的厉害。
  
      吴妈递过来一片曲马多,颇为无奈的指责她,“申小姐,你看看吧,让你自个儿注意身体非不听,这会儿受罪了吧?以后可别再作了,你现在有孕在身,也不能乱吃药,这要是再弄出点儿毛病来,容易一尸两命的。”
  
      “放心吧吴妈,我死不了的。”贱人都没死,她怎么可能先死?
  
      纵然怀孕了,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
  
      说起来,杨泓出事之后,她都没有去看过他,而且这几天杨泓也没有主动联系她,八成是知道她怀孕了,对于她先前说过的话产生了怀疑。
  
      好不容易上钩的鱼,怎能轻易放走。
  
      吃完了早饭,申酒简单的梳洗下,顶着一副憔悴面容就出了门。
  
      咚咚咚……
  
      走到杨泓的住处,她更是表现得可怜巴巴,带着浓郁的哭腔,“杨泓,你在家吗?”
  
      听到声响,杨泓没有理会,他觉得自己之前脑袋被门挤了才会相信那女人的话!居然还帮忙劝他二姐离婚,甚至去秦家大闹,害得秦家人如今对他二姐处处挑刺。
  
      反观那朵被‘强迫’的白莲花,竟是怀孕了,仗着肚子里那块肉,撺掇秦家老太太把他二姐赶出门了。
  
      正如他二姐所说,申酒那个女人就是个丧心病狂的小三,为了上位,没什么干不出来的……
  
      “杨泓,你在吗?”
  
      彼时,外面再度传来申酒哭哭啼啼的声音,她伏在门上,眸光阴冷,声音却是楚楚可怜,“杨泓,我知道,你现在一定觉得我利用了你。可是我没有……”
  
      “我没有办法,我不能不要这个孩子的。”
  
      “我知道我这样好恶心!我很没有道德,可我真的不能堕胎,我要是堕胎了,我妈妈会被赶出家门的。”
  
      “你不要……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申酒开口闭口就是怀孕堕胎的,话说得模棱两可,抽抽搭搭一个劲儿哭,声音不大,却足以引起周围邻居注意。
  
      杨泓本来就是个花花公子,平时动不动就带女人回来,邻居的大妈听了这动静,以为是杨泓把人肚子搞大了不愿意负责。
  
      还没等杨泓赶人的话出口,他门就被大妈一通敲,一边敲还一边骂他,说什么肚子里的胎儿也是条命,他这样让人打胎是要遭报应的,大妈那嗓门儿老大了,像是要搞得整栋楼都知道他杨泓把人肚子搞大了不负责。
  
      杨泓郁闷极了,被大妈给嚎得实在没有办法,这才骂骂咧咧的开了门。
  
      “哎呦,现在的年轻人啊,真够缺德的。”
  
      大妈提着个菜篮子,阴阳怪气的咕哝了一句,眼看申酒进了门,这才下楼去买菜。
  
      杨泓这会儿还拄着拐杖,他一肚子火,张嘴就想奚落申酒,结果申酒一脱帽子,他顿时又惊住了,骂人的话瞬间卡在了喉咙里。
  
      绷着脸问她,“你这是怎么了?自己故意把脑袋撞破了?想要借此污蔑秦晋是个变态,让我劝我二姐离婚?”
  
      “这……的确是我自己撞的。”
  
      “什么!”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厚颜无耻的承认了!
  
      杨泓脸都黑了,“申小姐,我发现你这个人脸皮是真的……”
  
      “前几天,我……我故意摔了一跤,想把肚子里这孩子给摔没了……”杨泓满脸厌恶,然而‘厚’字还未出口,女人却低低冒了这么一句。
  
      她两个眼睛红彤彤,声若蚊蝇,却因为愤恨,身体不住的颤抖,“我……我真的好恶心这个孩子!可秦晋非要我生下来!他说……说你姐姐生不出孩子,要我替他们生一个孩子……”
  
      “我是个人啊,我又不是他的生育机器,我自然不肯答应。可秦晋说,我要是不答应,他就要把我妈妈赶出秦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