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炮灰生涯 > 122来客

122来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贾琏的生日一过,林家姐弟就回家去了。//高速更新//三月里的事情非常多,如果不是今年的清明在二月里,如果不是正好连着王夫人探春贾琏生日,她们姐弟还不会去贾家呢。

    也亏得林招娣安排得很周到,姐弟几个又时时小心,除了少少的几门正经亲戚几乎就不出门。在外人看来,她们姐弟不过是在嬷嬷们的看管下严守门户度日而已。就是贾母也以为戴司正和常司赞是林如海借着往日的情分特地向皇帝求来的,更何况那些不知道的人。

    当然,林家的一系列举动,包括买山买地、置办印书作坊,在外人看来,都是林如海授意的。

    旧时的小农经济讲究的是自给自足。

    在世人的眼里,林家为了给下面的庄户修房子而大肆采买各种材料,那才叫惹眼、收买人心。也只有林家自己派下面的管事,在庄子上开窑洞,自己派人组织人手烧砖石修房子,才是符合当时的社会规范的。

    同样,印书作坊也是。印书作坊这玩意儿,对于有钱又有地位的人家而言,也不过是一宗雅玩而已,除了规模看上去略微大一点,其本质跟林如海的父亲亲手制墨一样,都是文人烧钱的玩意儿。就像另外一个时空里,曹寅的曹家就喜欢刊印精装书籍,使得这一宗花销非常巨大,成为曹家巨额亏空里的一个重要项目。

    与曹家不同的是,林家本来就有钱,自然不愁银子,更不需要向国库借银子。而让林招娣发愁的是,上好的纸张难找,尤其是印书用的纸张难找。虽然搜罗了很多造纸作坊出产的纸,但是那些纸张大多都是适用于书画,却不适合印刷。为此林招娣不得不写信向父亲求救。

    林如海倒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是他同窗好友。不过这个老友的脾气很古怪。中了举人之后,就不肯往上面走了,每日里就喜欢摆弄一些不务正业的东西。好在他心里也是个有数的,又有个能干又有陪嫁的妻子,倒没有变的穷困潦倒,当然。也不怎么发财就是了。此人就住在京师。

    就在林招娣拿着帖子,想着以什么样的名头去人家家里拜访之类的,桂嬷嬷就把事情给办好了。

    原来,这人的妻子正是那徐康氏娘家的堂房姑母,他的家族里曾经也出过一个宫女。还跟桂嬷嬷是同一批进宫的。可惜,没得早,没给家里带来任何的荣耀就无声无息地没了。故而桂嬷嬷知道些个。也正是因为这个。桂嬷嬷跟戴司正商量了一二之后,就通知了那徐康氏。不要说那徐康氏自己像捡了宝一样,就是那人的妻子也跟捡了宝一样。她们主动游说那人,将造纸的方子送了过来。

    林如海毕竟是承宣布政使,位高权重,就是为了子孙,就是要她们家的产业,她们也会将地契房契之类的送上。更何况如今一个小小的方子。

    就这样,林家的印书作坊和造纸作坊磕磕碰碰的开始运作了。当然,刚开始的时候。印书作坊里用的纸都是外头采买的。

    不过,对于林家两姐妹来说,现在只要的不是那些庶务。而是她们面前的琴。君子六艺,将来的林祈要学,同样身为林家子嗣的姐妹两个也要学。林黛玉的天赋是一等一的,无论是读书,还是古琴,禅师一教,她就会了。可是林招娣却只能顶着一副坑爹的表情瞪着面前的古琴发呆。

    什么境界,什么悟,真是坑爹啊。

    古筝神马的还好,如果是单一的曲子,只要练熟了,差不多了就成。因为古筝一弦才一到两个音,加上《云水禅心》的调子的确好听,林招娣还能对付。可是这古琴,林招娣就没办法了。她完全就弄不明白意境之类玄而又玄的东西,而古琴一弦多音,光光看琴谱,完全一头雾水有没有?偏偏林家的规矩,古筝可以作为各人爱好,自己选择学还是不学,但是古琴作为乐之王者,林家子弟都必须会。

    所以,林招娣只得比林黛玉花更多的心力在古琴上了。

    林招娣和林黛玉的琴都是林家祖上传下来的。因为她们的年纪小,用不了大的,所以只能用这先祖们为子孙们特别定制的适合小孩子用的琴。说起来,制琴也是古之世家子弟一项爱好之一,就跟东汉大儒蔡邕制焦尾琴、林如海的父亲制墨一样,都是高雅的爱好。在林黛玉看来,年纪尚小的林祈在制琴之上有不错的天赋,也许林家继送走了一位制墨名家之后,将迎来一位制琴名家。不过,林招娣觉得,自己这个弟弟喜欢制琴,完全不是因为高雅,而是仅仅因为喜欢自己动手而已。

    但是,林祈喜欢制琴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林招娣已经无暇顾及了。她目前最要紧的,就是将琴练好。即便不需要跟一流的琴师那样,能够将音乐里的风景清晰地传达给听琴的人,但是,也不能让人嗤笑了去。

    所以,每日从寒烟厅出来以后,林招娣就会带着属于自己的琴,去滴翠岩前的问心亭练琴。

    林招娣每天在问心亭苦大仇深地连着琴,然后每到先生检查功课的时候,被先生数落一句全无神韵,然后继续埋头苦练,却不知道自己的样子让林黛玉非常担心。

    为什么?

    因为她学的全是佛赞。《寒山僧踪》、《云水禅心》、《古刹晚钟》、《如来一叶》,……全是佛赞,虽然曲子是自己选的,但是,正因为是林招娣自己选的,林黛玉才担心。她怕林招娣最后跟王摩诘一样,真的身在红尘,心在尘世外了,或者学自己家的那位堂叔祖,瞒着家里一声不吭地跑去出家了。

    完成了一日的功课,林黛玉探望过林祈,抱着婴儿从云岘馆出来,远远地,就听见问心亭那边传来的琴声,就知道自己姐姐又在那里练琴了。

    荣国府突然将迎春惜春送到林家来的时候,就是林招娣刚刚被先生教训过,跟面前个古琴较劲的时候。听说外祖家的表姐妹来了。林招娣是奇怪的,林黛玉却是隐隐地松了一口气。

    寒烟厅里,表姐弟们互相见礼过,又各自落座了,林招娣才道:“可是外祖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不打个招呼就过来了?”

    惜春愤愤地道:“前儿个晌午宝玉突然中邪了,拿刀弄杖、寻死觅活。闹得是天翻地覆,把老太太二太太唬得不清。到了晚上,更加了不得,人事不省,身热如火。躺在屋里满嘴胡话,请了太医都说没有用了。二老爷更是叫人准备后事去了,唯有大老爷忙乱着。想法子救他。今儿个也不知道哪个旮旯里来的秃驴,硬说是二姐姐冲了宝玉。大太太见老太太的样子着实吓人,就派了王妈妈把二姐姐送出来。我舍不得二姐姐,就跟着来了。环儿怕宝玉不好,二太太恼了他,所以跟着我们来了。琮儿求了大老爷,也跟着来了。”

    听见惜春这样一说,无论是林招娣还是林黛玉林祈都觉得贾政的行为有些让人寒心。

    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他仅剩的嫡子,居然才两天,就放弃了救治。还不如贾赦。这个跟他一直有嫌隙的哥哥呢。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贾母之所以那么看重贾宝玉。还不是因为贾宝玉的那块玉,认为贾宝玉是个有来历的,将来会光宗耀祖,给贾家带来无上荣光?如果贾宝玉没了,贾母自然就不会像如今这样偏心二房偏心得过分。可是偏偏贾宝玉的父亲放弃了他,而贾赦却坚持要救。换了别人,还不顺水推舟要了贾宝玉的命!

    无论事情经过如何,这件事情上来看,贾赦还真是厚道人。

    想了想,林招娣道:“罢了,我让人把屋子收拾起来,这两天你们也担惊受怕、辛苦着了。好好休息几天,先养好了身子在说。”

    “林大姐姐,不用那么麻烦的。如果姐姐的院子里有屋子的话,让我们挤一挤就好。”

    “这怎么可以呢。二姐姐也好,四妹妹也好,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能没有自己的院子?二姐姐和四妹妹喜欢什么样的屋子?我们家的园子虽然不很大,景致却是好的,要不要先挑两三个院落?”

    贾琮举手道:“林大姐姐,我跟环儿一起住。我不要多大的地方,只要跟祈哥儿住的地方近一点就可以了。”

    迎春和惜春对望一眼,道:“还是林大妹妹帮我们挑选吧。我喜欢安静一点儿的地方,四妹妹喜欢荷塘月色。”

    林招娣看看林黛玉,道:“也好,那二姐姐就住韶颖轩,四妹妹就住阅微坞,琮儿和环儿就住毓灵斋吧。”

    林招娣的话音一落,就有人出去布置了。这些事情还不需要林招娣这个林家大小姐盯着,只要吩咐下去,自然有人会做。林招娣管家也不像王熙凤那样事必躬亲,她只管拿着大头,下面的小事,自有人做。

    惜春在边上看得明白,道:“林大姐姐,如今你们家的事儿都是姐姐管着的么?”

    “也不算我一人管着的。不过是拿着旧例,我跟妹妹两个一起参详而已,倒也不费什么事儿。”

    “原来管家还有这样管的。我看琏嫂子管事儿的时候,每日里忙得团团转,连个囫囵觉都没得睡。怎么林大姐姐管家却这样轻松。”

    林招娣宛如叹息一般地轻声道:“琏嫂子头上是两层的婆婆,大舅母有身份又有国法,二舅母却是奉了老太太的命管家,怎么不幸苦呢。”

    惜春一愣,却低头沉思起来。惜春比林黛玉还小两岁,因为管家大权在王夫人的手里,邢夫人根本就摸不到,惜春自然更加接触不到了。这也使得她对管家的事儿也是一知半解。她只见过王夫人王熙凤管家时的样子,却不知道外头管家是怎样的,还以为管家本来就是一桩非常辛苦的事儿,管家就应该跟王熙凤这样忙呢。

    其实,这就要从贾赦贾政身上说起了。

    贾赦,这个荣国府里的大老爷,万年宅男,曾经一直处于被污蔑伤害的一等将军,其实也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什么是尾大不掉,也知道很多皇帝对世家的不待见。如果贾家只有他贾赦一房,如果贾家没有那么多极品的亲戚。如果贾母不是那么糊涂又厉害,如果他的祖母还在,能够压制贾母,也许他还能试试走仕途。

    如今的他,也只能在内宅玩玩古董、玩玩女人,别的。什么都做不到,也什么都不能做。

    贾赦看得明白,却不意味着贾母和贾政看得明白。说白了,贾赦是他祖父祖母亲手养大的,这眼界自然跟贾母和由贾母这个内宅妇人养大的贾政是不一样的。

    贾赦的祖父贾演是受过朝廷册封的荣国公没有错。可是这个爵位却不是世袭罔替的铁帽子。而是每代都要降等的,到贾赦头上的时候,就已经是一等将军了。再往下传,只怕用不了一两代就彻底没了。这叫贾母如何受得了?

    虽然说儿孙自有儿孙福。

    贾赦能够坦然的东西,贾母却做不到。

    所以,看着不知道上进的贾赦,贾母自然是失望的。加上这个儿子打小就离了他身边,跟她也不够亲近。贾母更是把满腔的希望寄托在她一直宠爱着的小儿子的身上。

    当然,贾政这个人也有些拎不清的。看不明白形势,也看不明白自己到底有没有这个资格。他见哥哥终日沉湎酒色。除了古董玩器,其他事情一概不上心,就以为贾赦是个无能的。为了突出他比贾赦有本事有才干。他选择了与对着干。贾赦不喜欢读书,他就天天捧着本书,贾赦不喜欢上进。他就千方百计地往上走。

    就好比他的女儿贾元春进宫一事。不管怎么说,贾元春都是贾母跟前大的,他们两兄弟也没有分家,以贾母的面子、荣国府的牌子,贾元春嫁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做正室那是绰绰有余的。可是贾元春被送进宫的时候,贾政居然一句话都没有。贾元春是他的女儿,如果他开口了,贾元春根本就不用参加小选,也不用做什么宫女。如今,哪怕就是做到了女史又怎么样呢?也不过是个伺候人的宫女罢了。

    贾元春进宫一事,将贾政的功利心赤、果、果地暴露了出来。

    贾政错的可不仅仅是这个。

    就好比贾母让王夫人当家的事儿。

    没错,贾赦的原配死了。荣国府没了当家主母,王夫人的确可以接手,为贾母分忧。可是邢夫人进门,王夫人就应该把手里的管家大权和账本钥匙都给了邢夫人。可是王夫人算计邢夫人的时候,贾政冷眼旁观,贾母要他们夫妇搬进荣禧堂的时候,他们夫妻也不过是做了个样子也没有怎么坚持,就搬进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