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炮灰生涯 > 122来客

122来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贾政自诩读书人,连起码的尊卑都不知道么?

    林招娣认为,他是知道的。不过是嫉妒而已。嫉妒贾赦有爵位、嫉妒贾赦能拿到祖宗基业。所以,如今的贾政才会不把银子当银子,花得那么痛快。

    如果王夫人不忙乱,如果荣国府没有大宗的开销,他们又怎么藏私房呢?

    林招娣的揣测不无恶意。

    她讨厌贾宝玉,也讨厌贾政,对贾赦却有那么一点同情心。觉得这位大舅舅还有点意思,所以,对贾赦的感觉还不来。至少,贾赦的行为是符合社会标准的。别的不说,进京以后,贾赦明里暗里都不知道帮了她们姐弟多少回了。这次,贾赦既然把迎春送了过来,她自然会好好照顾好迎春的。

    这样想着,林招娣就问迎春了:“二姐姐,关于二姐姐的将来,大舅舅可说了什么话儿没有?”

    迎春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惜春却道:“林大姐姐,你为什么这么问二姐姐?”

    “我看二姐姐身边依旧是这么几个人,连个正经的教养嬷嬷都没有,就有些奇怪。按理说,以大舅舅的爵位,二姐姐将来要先过了大选才可以考虑其他呢。换了别的人家,只怕早就把供奉嬷嬷给请到家里了,怎么二姐姐身边却没有供奉嬷嬷呢?”

    “大概父亲不想我进宫吧,我应付不来的,就是进了宫,大概也就是无声无息的吧。”

    “就是不希望二姐姐进宫,二姐姐总要走个过场,在初选上露个面吧。大舅舅身上到底还有个一等将军的爵位呢。如果什么都不知道,大选的时候得罪了人可怎么办?”

    惜春道:“林大姐姐,请嬷嬷的事儿。大太太虽然已经在老太太那里打过招呼了,可是二太太老是说没有好嬷嬷,所以才一直搁下来。要不,林大姐姐,就借你的嬷嬷指点二姐姐一二吧。不求别的,只要让二姐姐能够过了初选就好。”

    林大姐姐转头望向严嬷嬷。严嬷嬷点点头,道:“姑娘,老身认为,现在不妨让两位表姑娘跟着姑娘和二姑娘一起上课。二姑娘也好四姑娘也好,欠缺的。可不仅仅是教养嬷嬷。有些东西,不仅进宫需要,日后当家做主也需要。就是不当家也用得上。”

    林招娣点点头,便开始问迎春惜春功课的事儿。

    之前贾敏过世,林招娣林黛玉林祈姐弟三个应贾母盛情进京的时候,荣国府的确为三春请了个先生的,可是自从那位先生辞了馆以后,三春就再也没有老师了。她们只能自己看书自己自学。

    至于她们学了什么东西,其实也不过是刚刚认了几个字,又学了《诗经》而已。王夫人可不会让她们比贾宝玉还学得多。也就是说。君子六艺她们都没有真正开始过。

    林招娣就给她们解释道:“我们林家自诩书香门第,无论男女,这君子六艺都是要学的。只是跟古时的六艺有些区别而已。也就是说,礼仪、乐器、剑术、骑马、书画、术数,都要会一点。有精力也愿意专研的。可以挑一两样细细研究。当然六经,也就是《易》、《书》、《诗》、《礼》、《乐》、《春秋》这六本书,不求能够非常精通,但是熟读却是起码的。不知道二姐姐和四妹妹愿不愿意跟我们姐妹一起学?”

    “当然好啊。”惜春非常高兴。她们荣国府虽然说是勋爵贵胄之家,到底比不过林家的底蕴,至少,在教养儿女上,贾家跟林家是完全不能比,这也是为什么林如海是探花郎,而贾家就只有走下坡路的份儿的原因。

    迎春道:“可是,我们来了,会不会妨碍到林大妹妹和林妹妹的进度呢?”

    林黛玉道:“不会的。说起六经,我们到底是女孩子,只要熟读就可以了,不需要跟外面的正经读书人那样精通。至于六艺,如今我们姐妹也不过刚刚开始学书画和琴。对了,姐姐,二姐姐和四妹妹也要学琴的话,家里只怕没有多余的小琴了。”

    林招娣道:“嬷嬷,你知道哪里的师傅手艺好一点么?”

    严嬷嬷道:“姑娘,城东的畅音阁的徐师傅手艺就不错。京里的人家如果有需要,也会为家里的姑娘们去畅音阁指名了请他制琴的。”

    惜春连连摆手,道:“二姐姐,我,我还是不用了。我听宝姐姐跟云姐姐说过,再便宜的琴也要好几十两银子。略好一点的,数百两上千两都不止。实在是太贵了,我们的月钱……”

    “二姐姐和四妹妹来我们家做客,哪里还用你们花钱。”

    “可是,这是额外的开销。”

    “既然这样,就当是我们姐妹今年提早送的生日礼物罢。这样二姐姐和四妹妹可愿意跟我们一起学琴了?”

    见林招娣这样说了,惜春跟迎春就只好点头了。她们也知道,林招娣的脾气最是怪异,既然说了要送,就绝对会送。如果她们不要,她宁可将琴砸了也不会拿回去的。

    迎春迟疑了片刻,道:“林大妹妹,不知道指点妹妹们的是哪里的先生?我们也好有个准备。”

    “是香积寺的觉远禅师。”

    “香积寺的觉远禅师?可是杭州的香积寺?”得到肯定答复的迎春已经傻了眼了,“那不是得道高僧么?我听老太太说过,很少有人能够请得动这位大师的。”

    “实不相瞒,觉远禅师原本便是我们林家人,还是我们祖父的堂弟呢。只是觉远禅师天生好佛,虽然中过举人,后来还是出家了。今年,觉远禅师是进京参悟观音遗迹并贝叶遗文的。也正是因为这一层关系,觉远禅师才愿意指点我们的。”

    “可是,林大妹妹,带上我们真的不要紧么?会不会太麻烦禅师了?”

    “没事的。横竖觉远禅师每旬只来家里一次。或者是指点琴艺,或者是指点书画。禅师一向洒脱。更讲究随缘。二姐姐四妹妹既然来了,也是缘分。”

    即便听林招娣这样说,迎春和惜春也不能放心。就是拿到了畅音阁送来的琴,她们也惴惴不安。为此,惜春还特地拉着迎春来找林招娣,学了指法。然后每天就跟弹棉花一样,不停地练习。至于贾琮贾环两个,他们每天都早早地起来了,然后跑到林祈的云岘馆跟着林祈一起读书。也就在这里,贾环才彻底的放松下来。可以全神贯注地读书,而不用跟在荣国府里那样,天天打游击。

    也正因为来林家做客。迎春和惜春才发现林家跟贾家的规矩相差这么大。

    林家姐弟丑时末就已经起来了,寅时的时候就已经在佛堂里为贾敏念经了。这个时候,迎春和惜春还在睡梦里呢。

    卯时初的时候,林家姐弟已经开始用早饭了,而她们才刚刚起床。然后林招娣和林黛玉已经去寒烟厅处理家务了,她们才开始吃早饭。刚开始的时候,她们还觉得起得早了,没有胃口。过了好几天才改过来。

    巳时末的时候,林家姐妹和林祈已经抄完了好几页书,准备午睡了。她们的精神才刚刚上来。

    午时一过。就是学习时间。或者是跟着觉远禅师学琴和书画,要么就自己做功课。

    酉时则是准备晚饭的时间,也是她们玩乐嬉闹的时间。

    每天。林家姐妹要完成自己的功课之外,还要处理好家事、照顾好林祈,要随时看顾好小哥儿,还要给她们准备正餐和点心。不要说迎春惜春两个,就是她们身边伺候的人也都非常惊讶。原来林家还有这么多的事情要这两姐妹处理。

    以前迎春不觉得,如今的迎春发现,跟王熙凤那样,连两个婆子斗嘴的事情都要管,真的是蠢爆了。正经的主子们哪里需要管这些?那些管事媳妇们都去哪里了?像林招娣这样,把事情分派下去,然后看着下面的人打理得整整齐齐的,那才叫高呢。

    不止迎春这样想的,就是惜春也是这样想的,这有意无意间就漏了出来。

    那日,上面的几位姑娘们各自午睡,司棋入画却来找了琥珀晴雯两个说话。四个人躲在滴翠岩的岩洞里,一面纳凉,一面说着悄悄话,自然而然的,也就说起了这个。

    司棋道:“都说琏二奶奶厉害,我看林大姑娘才厉害呢。什么都不用说,就有人做好了。虽然说是管家,却省时省力,倒比琏二奶奶强些。”

    晴雯道:“这怎么一样。别的不说,当初我们姑娘刚接手的时候,不也有那不长眼的么?不过我们老爷给我们姑娘撑腰,只要怠慢了我们姑娘的,不听我们姑娘安排的,统统发卖了出去。当时,这老宅子里卖了好多人呢。老爷临走的时候,还特别吩咐了,如果下面的人不听使唤,就换听话了来使。就因为这个,所有的人都不敢违逆了我们姑娘去。”

    “也就是说,如果林大姑娘发话了,哪怕是再体面的人,也是说被撵了就被撵了的?”

    “是啊。”

    “林大姑娘的命可真好。我们琏二奶奶就不行。上面的两层婆婆,面和心不合,明明是我们老爷袭着爵,当家的却是二太太。家里的那些媳妇们都是有头有脸、轻易动不得的。就往琏二奶奶有再大的本事,又如何使得了她们?还不是自己出面张罗着?就是琏二奶奶的大丫头平儿好了,又有多少管事媳妇是真心服的?还不是明着一套背地里一套的?”

    “是啊。如果琏二奶奶真的拿捏着下面的人的身契据好了。可惜,府里的那些人,不是太太手底下出来的,就是跟老太太屋里有瓜葛的,又哪里由得琏二奶奶做主的?如今琏二奶奶把家事推了也好。多生几个孩子,实惠也没有那么多的糟心事。”

    晴雯道:“对了,宝二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怎么好端端地,就中了邪了呢?”

    “谁知道呢。”

    “我跟着我们姑娘也听说了些事情。古时候的宫闱里面也很忌讳巫蛊之术的,就好比汉武帝的陈皇后、唐玄宗的王皇后,都是因为巫蛊案被废的。你们说,会不会是有人对宝二爷用了巫蛊之术了?”

    “可是,动手的会是谁呢?”

    “宝二爷出事儿以后,你们觉得谁最可疑?”

    “谁最可疑?我觉得谁都可疑。看二老爷,宝二爷还是他亲生儿子呢,又是唯一的嫡子,还比不得我们老爷疼宝二爷呢。我们老爷在那里忙着想法子救宝二爷,他倒先放下了,还劝老太太,让老太太不要伤心了,让宝二爷就这样去了也好。”

    “天哪,这不会是真的吧?”琥珀几乎不敢相信司棋的话。

    入画道:“哪里会有假的。还有那赵姨娘,居然当着老太太和二太太的面,说了那么一大通,如果没有人给她撑腰,她哪里来的胆子?”

    “赵姨娘怎么说了?”

    入画就将赵姨娘的话也学了。

    “赵姨娘怎么能够这样说呢?二太太不恨死了她才怪!难怪环哥儿要跑出来了。如果宝二爷有个什么万一,二太太不拿环哥儿殉了宝二爷才怪!赵姨娘也真是的,就不怕累及了环哥儿。”

    w‌w‌w.9‌‌9‌‌9‌‌w‌‌x.c‌‌o‌‌m,sj.9‌‌9‌‌9‌‌w‌‌x.c‌‌o‌‌m,。9‌‌9‌‌9‌‌w‌‌x.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