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炮灰生涯 > 140心事

140心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袭人原来是绛芸轩里最有体面的丫头。//访问下载txt小说//虽然跟她一样,由贾母亲自指给贾宝玉的丫头不止一个,但是可人媚人和茜雪走了以后,绛芸轩里的丫头们就不敢与她争锋,后来进来的丫头们更是以她为首的多。

    她一直是得意的。以一个外头买来的丫头的身份,以她在贾家毫无根基的身份,能够走到今天,成为荣国府里最受宠爱也最尊贵的少爷——她是如此坚信的——贾宝玉身边的第一人,她自然是得意的。

    本来,以她的心、性、儿,她也不会做这样目光短浅的事儿,可是谁让她有个体弱的娘,还有个等着娶媳妇儿的哥哥呢?虽然说京里遍地都是钱,可是没有门路,一样捞不到。

    袭人原来也不想拿贾宝玉的东西的,可是一来贾宝玉对这些东西实在是不在乎,乱丢得多得是;二来是她家里逼得急,没办法;三来贾宝玉屋里的东西都在她一人手里,钥匙又一直挂在她的腰上,没有人能够碰到。所以她伸手了。

    可是这样的事儿,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有第二次就有第三次。等到后来,就已经没办法收手了。

    当然,第一次动手的时候,袭人不是没有想过事发之后的可怕后果。可是贾母偏心小孙子,给的好东西是数不胜数,而王夫人只知道一个劲儿地搂钱攒私房,却不知道察看贾宝玉的各种物件。当第一次动手过后整整两个月都没有一点动静之后,袭人的胆子就大了起来,不但动作频繁了,还向箱子底那些贾宝玉并不常用的玉佩动手了。

    也怪她家里太贪心。

    像金子银子这类价值基本固定的硬通货,在日常使用的时候看起来很坚挺,可是到了比它们更坚挺的土地面前,就不够看了。京师的土地粥少僧多,等着买田买地的官宦之家每年都不知道有多少,可以说。这京师里最值钱的当属土地了。就是王夫人的心腹周瑞要在外面买地都要找人帮忙,更何况袭人家里?

    人脉不足就只有用金钱来补了。

    而且,袭人拿出去的东西都是好东西,可是袭人家里又不识货,又怕压在家里被人知道了不好,所以被当铺压得三钱不值两钱地死当了。

    因此。袭人才会一直拿贾宝玉的东西。

    如果是在原著里,李嬷嬷出去得突然,可人媚人两个一个没的蹊跷一个走的离奇,又没有人早早地提醒剩下的丫头们提防着她,自然就由着她为所欲为了。可惜。因为雨嘉是贾宝玉钦点的,因为司棋跟雨嘉是表姐妹,因为有林招娣的蝴蝶效应。最后的最后,袭人掉进了自己挖的坑里。

    如果事情再晚几年,袭人还有办法将事情抹平,可是现在的袭人还没有这个时间做这些。

    绛芸轩离贾母的荣庆堂很近,发生的又是这么大的事情,更何况,连贾母和王夫人的心腹都来绛芸轩里搜过了。这叫绛芸轩里大大小小的丫头们怎么不担心?

    这里贾宝玉还在贾母跟前,哪里王夫人就带着一群人将绛芸轩翻了个底朝天。每一个丫头都箱子包裹都被细细地检查过了,就连下面的粗使婆子们的包裹也没有逃过。在雨嘉的账本子上有记录的,王夫人也许会放过。如果没有记录的,那就惨了。

    有些丫头因为讨好袭人,所以从袭人手里得到不少好处。现在袭人倒了,她们自然就成了怀疑的对象。如果得到的只是铜板一类的还好些,如果手里有什么金镙子银镙子之类的,又说不清楚来历的,那就惨了。王夫人一个都没有放过,都撵了出去。

    谁让丫头的月钱都是以铜钱为主的呢?

    除了贾母和邢夫人王夫人屋里的几个大丫头,也就几个姨娘的月钱里会出现银子了。下面的小丫头们,别说是月钱了,就是赏钱里面也很少会见到银子的,更不要说是金子了。

    因为袭人是贾宝玉点名了的,所以王夫人只能忍下,可是其余的丫头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这一次,绛芸轩里出去的丫头占了一多半。

    这让回到绛芸轩的贾宝玉的小脸儿垮了好几天,却又不敢跟王夫人硬顶着,只好一个人垂头丧气,也让史湘云觉得非常没有意思,更爱往梨香院跑了。

    因为林祈的功课要紧,而史湘云的声音又比较大,所以嬷嬷们很主动地挪到了耳房里面,把西厢房让出来作为招待客人的花厅,而此刻的史湘云正坐在西厢房里,叽叽喳喳地说着。

    “林大姐姐,你头上的簪子真好看。以前都没有见你戴过,是老太太给的么?”

    “云妹妹猜错了呢。这是特别定做的,是宝庆楼的新样子。”

    “真的?”

    “是啊。原来那稿子上定的是碧玺,不过,下面的作坊正好送来一块琉璃,我一眼就看中了,所以特地换了。”

    “林姐姐的发钗上面也是琉璃么?三姐姐说那是玛瑙,我看着倒不大像。”

    “没错,那也是琉璃。”

    “真漂亮。”

    史湘云的脸上满是艳羡。金陵四大家族,虽然名号听着还响亮,可是在京师却并不怎么出彩。牌子是老,可是手里没有实权,俸禄少,进项也少,这各种外快也跟着少了。贾家是卯年用寅粮,打肿脸充胖子,而史家则是尽量想办法节俭一点。虽然史湘云这个先保龄侯嫡女不用做针线贴补家用,可是两位侯爷夫人却是实实在在的领着丫头婆子们每日做针线做到很晚。

    连日常的针线尚且如此,这首饰就更加不要说了。三春是每个季度得一次首饰,史湘云则是半年才得一次首饰,比不得薛宝钗,更比不得林家姐妹了。

    史湘云幽幽地道:“老太太常说,我们这样的小姑娘正该好好打扮打扮。可惜这么多姐姐妹妹们,有这个力气打扮的,大概也就两位姐姐和宝姐姐了。只是宝姐姐是个不会打扮的,老是穿得跟珠大嫂子似的,比不得两位姐姐。可以随心所欲。”

    林招娣一愣,就连林黛玉也放下了手里的茗碗,姐妹两个对视一眼,道:“看云妹妹说的。我们这样的女孩子,就是少少的只戴一二首饰和几样绒花也一样好看。”

    史湘云笑道:“这倒也是。对了,林大姐姐林姐姐。你们知道么?太太把绛芸轩里的丫头们赶了一多半儿去呢,说是手脚不干净。”

    林招娣道:“为了袭人的事儿么?”

    史湘云点点头道:“可不是。下面的人都在说,宝玉喜欢袭人,特特地留下了她,可怜绛芸轩里头的那些丫头们们。明明没有那么严重却成了袭人的替罪羊。如今绛芸轩里的丫头们大多都不理袭人呢。当年我来这里的时候,袭人样样都好,也细心。却没有想到她却是这么一个人呢。”

    比起贾宝玉的怜香惜玉,史湘云更在乎的是自己居然看走了眼。原以为袭人是个好的才在贾母跟前为她说话,才有了后来袭人伺候贾宝玉的事儿。这次袭人犯下这么大的错儿,不但贾母没有面子,就是史湘云也一样没有面子。

    林招娣也看出了症结,道:“云妹妹,有句话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想学好不容易,学坏却只要一瞬就够了。往日袭人好。那是因为她在老太太跟前,也没有接触到不好的人和物而已,如今她不好。也不过是因为她离开了让她成为一个好人的地儿。妹妹又何必这么纠结呢?犯不着为了这么一点子事情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林招娣没有说的是,其实整个贾家已经从根子上开始烂透了。即便是表面上光鲜亮丽又如何,即便是大多数人不是掩耳盗铃就是一叶障目又如何。不要别人动手,贾家的没落也已经注定。想要脱胎换骨,那么要付出的代价将是绝对无法承受之重。

    不要说林招娣了,就是林黛玉也清晰地意识到了贾家的各种不规矩和各种矛盾。二房深陷其中,还想尽一切办法将大房也拖下水。即便没有人主动搜集这些把柄,二房依旧会算计大房,大房为了自己也会踩着二房,最后的最后,就是谁都不可能逃脱。

    祸起萧墙,祸起萧墙。老太太到底知不知道呢?

    林黛玉看到了症结所在,可是她偏偏是晚辈,什么都不能说。她有办法解决,可是她偏偏是林家人,不是贾家人,也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在边上看着。

    老太太,你到底知不知道呢?

    即便是满心地忧虑,可是林黛玉还是不能跟同样是外人的史湘云讨论这个,反而必须当作不知道。偏偏她还要跟史湘云笑语盈盈地说着不相干的事情,叫林黛玉心里也着实不好受。

    其实,就是林黛玉自己也知道,史湘云就跟这荣国府里的大多数人那样,把这荣国府当作了贾宝玉的未来所有物,并对大房的权益视而不见。

    林黛玉非常非常地不好受。就连林招娣也发现了林黛玉情绪的不对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