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炮灰生涯 > 148小心

148小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薛宝钗就那样走了,留下林招娣一人在窗下发呆。

    其实,除开薛家不说,薛宝钗给人的印象的确不错,美丽大方,端庄秀雅,如果不是有个闹出了事儿的薛蟠在那里杵着,如果不是薛蟠被抓进了大牢,她得到的待遇绝对不会跟现在这样。

    不过,就是她本人再好又如何?

    就是林招娣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是男人的天下,哪怕女子再有本事,也不过是男人的陪衬。即便是薛宝钗再好,人家也是先看她的哥哥,再来看她的。既然她的哥哥是这个样子,别人也不愿意多看她一眼,更不要说注意到她的好了。她的年纪也不小了,又没有进宫的路子,这荣国府里对她也不过是表面功夫而已,她如果没有别的路子,就真的要被耽搁了去。

    看看薛宝钗,再看看自己,不用人提醒,林招娣都知道,那是因为自己有个好父亲。如果不是因为林如海是高官,如果不是有个好家世,她林招娣只怕跟薛宝钗一样,什么都不是。

    在心底冷笑了两声,林招娣就回屋子去了。

    有时间想这些有的没有的,还不如多花些心思在自己的兄弟姐妹身上呢。困锁愁城、自寻烦恼可不是她林招娣。

    正房卧室里,林黛玉抱着林祉,轻轻地拍着他的背,而就在她的身侧的摇车里头,林祄正随着摇车的轻轻晃动,吐着泡泡,睡的正香。林招娣止住了抱着林祉刚要向她行礼的林黛玉,自己先走到摇车前,摸摸林祄的头,又为林祄整整小被褥,在林祄的摇篮边上停了许久,这才放下帐幔起身。

    小婴儿就有这种的魔力,让看见他们的人一下子软了心肠。虽然回来的时候。林招娣心情非常的不好,可是现在却已经平静下来了。

    示意小丫头继续摇摇篮,林招娣坐在了另一把靠背椅上,却微微侧过了身子,看着林黛玉怀里的林祉。林黛玉也微微侧过身来,让姐姐看自己抱着的弟弟。

    林祉在林黛玉怀里睡得正香。也不知道他的两位姐姐为他、操、碎了心。

    林家的丫头们也极有眼色,都出去了,留她们姐妹两个在屋里说话。嬷嬷们更是去了外间说话,留流云白鹭和一个摇着摇车的小丫头在屋里伺候着,就是流光白鹄也另外搬了两个小杌扎。就在外间靠着门边守着。

    看着林黛玉小心翼翼地照顾林祉,林招娣道:“妹妹,祈儿呢。怎么不见?”

    “祈儿在东厢房呢。”

    “东厢房?我还以为他会跟那年那样想方设法跟我们一屋子呢。”

    林黛玉道:“姐姐,你也太小看了祈儿了。今年才过了年,祈儿就叫着自己是大人不是小孩子了。方才也是,是他自己说他要住东厢房的,还带着丫头们亲自去检查屋子合不合意呢。”

    “时间过得真快。还记得祈儿为了跟我们住一起,闹出了那么大的事儿,害得我也吓得够呛,如今却嚷着自己是个大人。要自己住了。我还以为他依旧会跟我们挤在这屋里呢。”

    “祈儿到底是祈儿,他心里有数着呢。”

    “是啊,他也长大了。这时间过得可真快。”

    林祈不是贾宝玉那种人。让林招娣林黛玉两个也着实松了一口气。如果林祈真的跟贾宝玉一个样儿,那她们姐妹可真的要自挂东南枝了。

    还好还好。老天保佑。

    林黛玉在心里也庆幸。

    略略收拾了心情,才听林黛玉道:“姐姐。这话我搁在心里已经大半年了,你看这孩子。自来了我们身边也有一年了,就没有变过。我很担心他会不会……。虽然请了好几次大夫,都说没有事儿,就是太医也检查不出来,可是我就是不能安心。姐姐,这孩子不要紧罢?”

    林招娣挥挥手,让小丫头退下了,自己抱起了林祄,等屋里就只剩下她们姐妹、严嬷嬷李嬷嬷和各自的心腹大丫头,这才道:“妹妹,你还记得么?根据玄奘法师的笔记,天竺的那些大师们因修炼龟息之术,看着就比别人年轻很多,有百余岁的老者就跟中年人差不多。我想着,也许我们祉儿当年应了龟息之术,才渡过了难关。不过他到底还小,只怕如今还在龟之术里。我们都不是修行之人,也不懂这个。何况,这中原之地又哪里来的精通龟息之术的大师呢?也只有顺其自然了。”

    “如果真的是龟息之术那就好了。”林黛玉的脸上满是忧愁,“那样最多也不过是长得慢一点,别人一年长一岁,他两三年长一岁也就是了。我就怕有个别的什么,或者有人兴风作浪,那就糟了。”

    “可是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呀。”

    林黛玉黯然道:“说得也是。我们不是大夫也不是修行者,什么都做不了。”

    林招娣看着微微晃动的帐幔,道:“怎么,窗子开着么?”

    林黛玉扬了扬下巴,道:“是,那边的窗子我开了一条小缝。祉儿一惯怕热,祄儿也小,我怕闷着了他们,就让丫头们开了一条缝隙来。”

    “可是你的身子也单薄,我就怕……”

    “没事儿的,姐姐。虽然我看着纤瘦一点,可是我的身子好着呢。跟祉儿住在一起这么久,我从来就不曾有过什么头疼脑热的。之前父亲请太医的时候,不也给我们看过了么,太医说,我就是有些秋燥,多用些蔬果茶水也就是了。倒是姐姐,忧思太重,该放下的还是该放下的。”

    “哪里就那么容易?这世上又有几个人做得到放下二字?”

    正说话间,小丫头们上来换了新的茶果,林黛玉将林祉放在摇车里,自己端起茗碗来,润了润口舌,这才又抱了弟弟,道:“姐姐,妹妹也知道这几年来,如果不是因为父亲的小心翼翼。如果不是姐姐百般周全,只怕我们家也不会如此蒸蒸日上。只是姐姐好歹也该多保重些个。妹妹到底不如姐姐。这真要有什么事儿,妹妹只怕没有姐姐那样硬的脊梁。”

    “妹妹放心,姐姐我会好好的。看看这荣国府再看看薛家,回头看看我们家,其实我们家好也就好在有个能干依靠的父亲。强也就强在我们家的家风教养比这两家好些罢了。看看老太太在子孙教养上,真真叫人担心。”

    林黛玉道:“是啊,如果不是父亲,我们也不可能如此自在。只是,姐姐。我一直有些糊涂,东府的敬大伯父胡闹的理由我猜到了,二舅舅没有这个能耐我也知道了。可是为什么大舅舅也一直在家呢?我看大舅舅也不是那种人呢,怎么大舅舅不谋个实缺呢?”

    林招娣一愣,道:“这个,我却没有想过呢。也对,大舅舅为什么不自己想办法更上一层楼了?不然也不用跟现在这样到处求人了。”

    顿了顿,林招娣才道:“说起来,妹妹有没有觉得大舅舅有些不大对劲么?”

    林黛玉一愣,转过脸来。林招娣可以清楚地看到她脸上的惊讶:“姐姐说大舅舅有些不对劲?”

    “是啊。还记得当年我们姐弟三人来这里的时候,大舅舅虽然没有出来见我们,也是像今天这样让小丫头们带话的。可是带的话确实滴水不漏、面面俱到,哪像今儿这样,很有些慌慌张张的样子。”

    林黛玉也反应过来了:“是呢。如果换了以往的大舅舅。来人必会加上一句什么‘即便是周老大人不愿意见我们,我们也是不怨的’之类的话的。可是这次的大舅舅却什么都没有说。难道是又有人算计大舅舅大舅母了不成?”

    “难说。说不定二姐姐和琏二哥哥琏二嫂子也在别人的算计之内呢。妹妹不要忘记了,琏二嫂子有了身子了,今年又是大选之年,二姐姐正好是刚够这个年纪呢。”

    林黛玉喃喃地道:“二姐姐如果真的进宫了,那就是小主儿的身份,倒是大姐姐在家的时候比二姐姐娇贵也比二姐姐得宠,如今还是个女史。”

    姐妹两个对视一眼,接下来的话,她们都不敢出口了。

    一个家族的资源是有限的,如果家里有两个姑娘在宫里,那么总有一个会被家族忽略,而另外一个则会得到更多的优待。没错,贾元春在家里是比迎春尊贵,那是因为贾母偏心小儿子,爱屋及乌,惠及她这个嫡出的孙女儿。可是到了宫里,女孩子们第一个拿来比较的就是父亲的身份。哪怕贾元春在宫里打着国公府的小姐的旗号,一旦迎春进了宫,这个旗号就会从贾元春的身上剥离。

    因为贾赦才是受了朝廷册封的一等将军,而贾政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工部员外郎,而且还是一个多年不见升迁的。甚至在迎春进宫以后,贾元春会因此遭到秀女饿宫人们的耻笑,说她自不量力。因为迎春才是正牌的国公府的嫡系小姐,而贾元春不过狐假虎威狗仗人势,借着贾母的招牌和宠爱霸占了原来属于迎春的一切罢了。

    不说贾元春自己的不甘心,就是王夫人这个做娘的只怕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女儿面临那样的悲惨遭遇。

    所以,王夫人一定会想方设法不让迎春进宫。

    但是,以贾赦的身份,迎春即便是生病了,也会有宫里的太医前来诊脉。因为迎春是待选的秀女,是皇帝的后备女人。而且,今年迎春的年纪也不大,就是中选了,也不过是记名而已,下一届还要走个过场的。唯一能够绝了迎春的路子的,就只有彻底地断绝这个可能,让大房主动想方设法地不让迎春进宫。

    方法就只有一个。

    林招娣想起了后世有不少人猜测,迎春是毁了贞洁才落到后来的那等境地。因为,原著里实在是太凑巧了。在秦可卿刚刚死去的时候,迎春也跟着出事,原来表忠心的机会就落到了贾元春一个人的头上,然后贾元春成了贤德妃。如果这真的是事实,那么,贾元春不但是踩着皇家血脉的血上位,也是踩着自家姐妹的血上位,还绝了大房翻身的可能。

    林招娣垂眸思索了片刻,还是叫过流云道:“你去将我之前定做的那一套四支的琉璃发钗给二姐姐送去。就说今年是大选之年,就当讨个好彩头。希望二姐姐能够心想事成。另外,将我和二姑娘说的话也跟二姐姐说说,说这些的时候,你要注意,一定要让司棋听明白了。”

    流云点点头,立即出去了。她知道。这位表二姑娘虽然性子温吞,却绝对不笨。司棋又是个厉害的,她的外婆又是邢夫人的陪房,让这主仆俩知道了,明白了。就等于邢夫人和贾赦也知道了。

    流云马上就去将首饰取来,请自家姑娘过目。

    林黛玉看了看,道:“姐姐。这钗子给了二姐姐不给三妹妹四妹妹只怕也说不通呢。我那里也有几套琉璃的,还没有上过头,不如姐妹们都分一分,云妹妹那里也不能忘记了。不然又有话说了。”

    白鹭听了立即也把林黛玉的梳妆匣打开了。

    林招娣道:“你带来的这些都是你极喜欢的。送了人,下次可没有了。”

    “姐姐,我们还差这几支簪子发钗了不成?不过是求个心安就是了。”

    “也是,罢了,再往宝姐姐那里送一份吧。连着备好的寿礼一起送就是了。看看那些琉璃的够不够。如果不够,将那玛瑙的也拿些出来。”

    林黛玉道:“姐姐,倒是我的不是。是我自作主张了。”

    “傻丫头,你说的也对,二姐姐是表姐。三妹妹四妹妹也是表姐妹,云丫头又是个会嚷嚷吃不得亏的。我们是该小心些。这些东西在别人眼里很了不起,在我们家却算不得什么。而且如今又是大节下的,我们是该小心为上的。”

    检查过那些簪子发钗之类的东西,林招娣点点头示意流云流光去办了。流云流光就带着几个婆子出去了。像她这样的大丫头,也是有排场的,怎么可以一个人到处乱窜?毕竟她是林招娣的心腹大丫头,她的排场就是林招娣的脸面。如果她出了事儿,就连林招娣也会跟着丢脸的。

    等流云流光走了以后,林黛玉道:“姐姐,不会有人对二姐姐做这样那样的事儿吧?”

    “谁知道。”

    抱着自己最小的弟弟,林招娣的心里也很不好受。真希望她的猜测是她自己多心,可是这样的事儿如果不提醒一二,将来出了事儿,她心里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就跨过那道坎儿。

    这事儿可关系到一个女孩子的一生,也关系到一个家族的存亡。绝对不可以懈怠的。

    就连林黛玉也道:“真希望是我们想多了。”

    林黛玉也记得当初她们回家之前,惜春来这里向她们求救的事儿。也是因为惜春跟她们的关系好,如果当初惜春跟她们的关系不好,如果贾珍被下面的人糊弄住了,走了歧途会怎么样?

    就是林黛玉也不得不承认,利用下人们造势,给贾珍尤氏施加压力,再利用外面的舆论造势。如果再有个什么事儿做引子,那么就是那个蓉儿媳妇再得人心,也逃不了这一关的。因为天罗地网已经布下了。

    然后呢?

    如今林黛玉也知道了,有人拿当初义忠亲王老千岁的事儿做引子,排除异己,像贾家这样离了权利中心的末路世家其实算不得什么,最多也不过是别人手里的一枚棋子而已。也正因为是棋子,得到的消息不全面,才会容易被人钻了空子,才会那么容易被人舍弃。

    有的时候,就是那一念之差。就因为这一念之差,一个活生生的人居差一点儿死去。

    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林黛玉想起这个,心里就非常难过。她知道很多事情姐姐都不跟自己说,那是因为那些事情都太过肮脏太过可怕,姐姐不希望自己被那些事情给吓住了。可是自己终究不是那种娇花。该知道的,自己还是会知道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