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炮灰生涯 > 150细犬

150细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贾母这里热热闹闹,早早地退场的姐妹四个也是各有各的欢喜。//高速更新//

    终于逃过了。

    作为孙女,有这样的想法,的确有些不孝。祖母的寿辰,居然不想着好好侍奉,反而一心躲了去,如果被不知道究竟的人晓得了,只怕会是一场大是非。可事实却是先被放弃的那个人是迎春。

    本来,作为荣国府堂堂一等将军唯一的女儿,迎春才应该坐在贾母身边,在侍奉祖母的同时,也接受世人的认可。

    正式的宴会,就像今日贾母的寿宴,除开副席次席不说,像贾母的主席,主席宽大,坐了贾母之外,还可以在左右两边各坐一个家里的年轻小姑娘。一般来说,这两个位置是给家里年纪最大的待嫁的姑娘的。像现在的荣国府里,迎春正好是金钗之年,理应坐在贾母身边,让前来给贾母贺寿的客人们见见。

    如果今日迎春坐在了贾母身侧,那么,来贺寿的人就会知道,原来荣国府一等将军贾赦的女儿已经十二岁了,是个大姑娘了。等过了选秀的环节又没有留牌子的话,就可以进入正式的相看流程了。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过程。如果不想将家里的姑娘们留一辈子,那么作为荣国府的太夫人,贾母总要让迎春在她边上坐一回的。

    可是贾母没有。她甚至还不让迎春出来。贾宝玉一来她就把迎春给撵走了。

    就像原著里,八十大寿这样重要的日子,贾母既没有让迎春坐在她的身边,也没有让林黛玉坐在她的身边。恰恰相反,离她最近的人居然是薛宝钗。难道贾母对荣国府的控制力据只有那么一点么?薛宝钗是她的孙女还是她的外孙女?让贾母不操心自己孙女的将来,反而先担心她的?薛宝钗不过是个客人而已。

    那么宽大的主席,贾母左右都有空,为什么不让迎春和黛玉坐在她的身边?你连自家的宴会都不把迎春和黛玉放在身边,别人又怎么知道你家里有这么两位姑娘?又怎么会来提亲?也难怪迎春会被耽误了。最后所托非人;也难怪林黛玉最后会郁郁而终。除了你们贾家人,谁都不知道她,又如何为她做主?

    想想原著里贾母的行径,再想想现在贾母的表现,林招娣已经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什么玩意儿!难怪荣国府里没有个成器的男丁,可见都是这位老太太的不好。所以荣国府里尽出不肖。这样的人教导出来的儿郎还有好的?还想攀上她们林家?

    做梦!

    林招娣了解这样的宴会的意义,可是迎春惜春和林黛玉的年纪都还小,也不知道这样的宴会对她们的将来有多大的意义。只是高兴她们终于不用背负上不好的名声了。

    这一路上,她们姐妹几个有说有笑的。

    也就在这时,林招娣隐隐地听见犬吠之声。

    刚开始的时候。林招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很快就发现不是自己的错觉,的确是有犬吠之声。而且是越来越近。

    “你们听,是不是有犬吠?”

    迎春听了一会儿,摇摇头。林黛玉也侧耳听了一回,道:“的确隐隐约约有犬吠之声。而且越来越近了。”

    惜春叫到:“是称心。”

    “称心?”

    “嗯。是父亲在郊外道观的时候养的一只细犬(中国古老的狩猎犬种),打猎捕捉兔子都是极厉害的。父亲回来的时候就把他也带回来了。我刚回我们东府的时候,晚上有时候会害怕,睡不着觉,父亲就把他给了我。他可厉害了。跑起来跟一道灰色的闪电一样。”

    “四妹妹,你今天没有把它带过来么?”

    惜春摇摇头,道:“我原来也想带过来的。只是父亲说。这边府里有小孩子,老太太她们又是女眷,也没有跟这么大又是专门打猎用的狗狗相处过。称心又生性凶猛,怕吓着了人,所以就没有带他过来。”

    林招娣道:“看来我们的称心上演了一出忠犬寻主记了。”

    惜春道:“林大姐姐,你是说称心在找我?那,那我能不能叫他。他很乖的,也很听话,才不会随便咬人呢。”

    “你确定?”

    “嗯。”惜春使劲儿地点头。对于父亲给的这只细犬,她可是宝贝的不得了呢。

    “好吧,那你叫它过来吧。”林招娣道,“二姐姐,妹妹,细犬这种狗狗是打猎用的,敏锐而且护主,所以一会儿称心来了,我们都尽量不要动,更不要去摸它,尤其是祈儿。像细犬这样的狗狗,很容易把第一次见面就贸然摸它的人视为敌人,并加以攻击的。记住了么?”

    林祈赶紧点头。细犬这玩意儿他哪里会不知道?最是难搞了。

    随着惜春的呼唤,果然,只见远远地一道黑影贴着地面飞驰而来,没等下面的仆妇反应过来,就见他纵身一跳,就上了车子。果然是条好狗,灰色的皮毛油光发亮,个头也高,这一上车就堵住了车门。

    林招娣一眼就注意到了,称心果然很警觉。两只耳朵紧贴在头的两侧,尾巴下垂,没有意思晃动。

    称心在警惕,也在戒备。

    林招娣微微笑着看着称心。马车里大概就她一个如此放松了。就是一向胆大的晴雯也只敢缩在自家姑娘身后,瞪着一双大眼睛,使劲儿地按住了自己的双手,不让自己继续发抖。

    姑娘说过了,不能动,动了会被狗狗当做敌人袭击的。

    晴雯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称心跳上了车,果然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儿,见惜春叫他,他才慢吞吞地走近了惜春,在惜春身上嗅了嗅,又舔了舔惜春的手,这才在惜春的身边坐了下来,却隐隐地将惜春护在了身后。

    称心的一举一动是那样的沉着而高贵,不觉让林招娣会心一笑。

    果然,这只狗狗被训练得非常好。难怪敬大老爷对他这么满意,还让他照顾自己的女儿。看来敬大老爷对这荣国府也不是那么放心,不然,也不会拿一只狩猎犬作为女儿的玩伴的。大多数的小孩子看见这样巨大又威猛的狗狗,害怕那是肯定了,而细犬有一向非常忠心。等闲是不肯换主人的。就不知道这里头敬大老爷花费了多少心思了。

    称心上车的时候,从来没有跟这么大的狗狗如此近距离地相处过,林黛玉的心是非常紧张的,几乎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称心。直到称心坐卧在惜春的身侧,才略略放松。不止林黛玉,就是迎春也一样。

    等称心坐下来了。又在惜春的安抚下,两只耳朵不再那样紧贴在两侧,才听见林黛玉道:“四妹妹,平日里称心都吃什么呢?”

    惜春道:“肉。父亲经常喂称心吃肉。”

    迎春道:“我这里还有些糕点,称心吃不吃?”

    林招娣笑道:“很多糕点狗狗都不能吃,比方说含有牛油糯米之类的点心,对狗狗的肠胃不大好,蛋烘糕就是其中之一。”

    迎春的手一顿。她手里的点心的确是蛋烘糕。自从知道贾母喜欢蛋烘糕、喜欢鲜奶蛋烘糕以后,她可是费了不少力气才特地学会的。可是贾母对她根本就是视若无睹,她会不会做蛋烘糕、会不会中馈。对于贾母来说都无关紧要。

    林黛玉道:“姐姐,我记得之前姐姐有教我做各种各样的零嘴儿。这次出发之前我还学着做了很多卤鸡翅膀卤鸡腿卤鸡爪子什么的,怕放在家里白搁着。这次就带了来,都叫蒹葭收着呢。这些东西应该不碍的吧?要不就叫蒹葭拿来好了。就不知道称心吃不吃。”

    惜春道:“称心当然喜欢吃肉啃骨头了。不过,他只吃父亲跟我喂的东西。我们出来了也有大半天了,只怕称心也饿了。”

    林黛玉听了,立即就让人去找蒹葭。没一会儿,蒹葭果然带着一个小小的食盒来了,里面就有好些卤鸡翅膀卤鸡腿卤鸡爪子。蒹葭早就知道林招娣林黛玉在中途会退场,所以早早地准备好了食盒,就怕自家姑娘饿着了。

    将蒹葭拿来的食盒放在马车的中间,称心却一动不动,甚至看都不看一眼。

    林黛玉道:“怎么,称心不饿么?”

    林招娣道:“称心是忠犬,除了自己的主子给的食物,他是不会接受的。四妹妹,你拿一只卤鸡腿给称心吧。”

    惜春点点头。

    果然,惜春给的称心就吃了。称心的个子很大,一只鸡腿根本就不管饱。

    林招娣又示意迎春拿起一只鸡腿给惜春,让惜春喂称心。

    迎春不明白林招娣的意思,但是还是照做了。

    称心很警觉。迎春一动,他就盯着迎春,把迎春吓得不轻。迎春到底还是个小姑娘,被这么大的一只狗狗盯着,还是害怕的。虽然这只狗狗始终坐卧在惜春的身前,可是方才这只狗狗进来的威猛凶悍的样子,可深深地刻在了迎春的脑海里面。

    惜春虽然不知道林招娣这样说的意义,可是她还是照做了。接过迎春递过来的鸡腿,然后喂给了称心。

    称心迟疑了一下,吃了。

    迎春又递了一只鸡爪子过去。

    如此两三次之后,林招娣才道:“二姐姐,现在你试着自己放在称心面前。”

    迎春一愣。她很害怕,看了看林招娣,见林招娣的眼里一片认真,只好照做。

    迎春天性温柔,这一举一动都很文雅秀气,即便是放东西,也是轻手轻脚的。这样的温柔安宁对于一只敏锐的狗狗来说,自然不会引起对方过大的反应。如果狗狗可以拟人化的话,大概此刻的称心已经将迎春身上的“敌人”这块牌子丢到天边,并将“朋友”“好人”的标签贴在了迎春身上。加上边上有惜春的示意,称心果然低头去吃了。

    迎春见此,等称心吃完了一块,不等林招娣说,又放了一块下去。

    此时的林招娣终于看见称心开始摇尾巴了,终于笑了。等称心又吃完了并微微侧过头,林招娣就知道火候差不多了。

    她道:“二姐姐,现在你可以伸出手,对。不要举得太高,等称心低下头嗅过姐姐的手以后,姐姐可以摸摸它的前胸,再摸摸他的脖子。”

    迎春照着林招娣的话做了,边上的司棋看得心惊胆战,若不是死死地按捺住了。此刻只怕她已经跳起来了。果然,这样做了以后,称心动了动身子,居然将迎春也护在了身后。

    惜春很奇怪:“林大姐姐,这是做什么呢?”

    林招娣道:“这是让称心熟悉二姐姐。称心能低下头嗅二姐姐的手。又让二姐姐摸他的胸口,就说明称心把二姐姐当做自己人了。以后有什么事情,称心也会护着二姐姐些个。”

    “可是姐姐的法子跟我父亲的不一样。”

    “敬大伯父是抱着妹妹。让妹妹摸称心的吧?”

    “嗯。姐姐怎么知道?”

    “狗狗跟人是不一样的。人看人,用的是眼睛,但是狗狗看人,不但靠眼睛,还依靠嗅觉。甚至在很多时候,狗狗更依赖嗅觉一点。敬大伯父是妹妹的亲生父亲,骨血相连,外人看见妹妹一般是从外貌上辨识出妹妹的容貌上跟敬大伯父有些仿佛的。可是狗狗却能够嗅出妹妹身上流着敬大伯父的血。加上敬大伯父又是抱着妹妹,让妹妹摸称心的,称心自然知道妹妹是小主子了。”

    “原来是这样。那林大姐姐让二姐姐递这些卤味给我。是加深称心心里二姐姐跟我的关系极好的印象,让称心嗅二姐姐的手是让称心辨识二姐姐身上有我的味道了?”

    “对。”

    惜春想了想,道:“林大姐姐。你跟林姐姐不摸摸称心么?”

    林招娣笑道:“我跟妹妹都抱着哥儿,不方便。而且这食盒是我们家的物件,吃食什么的又是你林姐姐做的,想必称心已经知道了,所以,即便我们不摸他,他也知道我们是友非敌。”

    “真的么?”

    “看称心的尾巴摇得那么欢快不就知道了么?”

    惜春这才想起自己父亲说的话,也笑了。是的,称心已经认可了这马车里的人了,自然就放松了。

    惜春不是称心,她不知道狗狗眼里的世界跟人的眼睛看到的是不一样的。不要说林招娣林黛玉林祈姐弟几个,就是林黛玉怀里的那个小娃娃,就足够让称心俯首帖耳了。

    动物的直觉比人类厉害多了。称心非常清楚,对面的这几位,那是他根本就不能违抗的主儿。

    从贾母这边到大房的距离就是再远,也总是有结束的那一刻。迎春惜春先下了马车。跟林家姐弟道别以后,就先回自己的屋子里去了,而就爱那个马车留给了林家姐弟。

    她们要去梨香院。而梨香院还有点子距离呢。

    梨香院里的丫头婆子们早就得了消息,在院门外等候了。这里林家姐弟在一众的丫头婆子的伺候下进了屋子,那里就有一个丫头拿着几吊钱几个小银镙子出来了:“我们姑娘说了,老太太的好日子,倒劳烦了几位妈妈幸苦。这里几吊钱,妈妈们每人一吊,正好打点酒吃,去去寒气。这银镙子每人一对,妈妈们拿回去给家里的小子丫头们买果子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