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炮灰生涯 > 174传话

174传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虽然送走了自己的兄弟,但是韩氏对外面的流言什么的还是非常不放心。虽然对自己的哥哥弟弟们还是很相信的,却也担心自己的嫂子和弟妹们心里存着别的想法。

    有些事情,韩氏也不好跟在这承宣布政使的内院跟自己的娘家人说得太明白,所以,回头,她就派了自己的心腹叶嬷嬷给自己的娘家嫂子娘家弟妹送了些东西过去,又让叶嬷嬷交代了很多话。

    这里头的大部分都是有关荣国府的贾赦贾政两兄弟的。

    虽然说因为贾母的偏心和王夫人当家的缘故,贾家,无论是京师还是金陵几乎都踩着贾赦邢夫人夫奉承着贾政王夫人这边,可是明眼人都知道,其实贾赦也没有什么大过错。

    如果说贾赦好色,可是他身边的正经姨娘就迎春和贾琮的生母,而迎春的生母都已经去世很多年了。而且,在这个世界上,男人好色那是合法的,男人养小妾也是合法的。只要双方你情我愿,走过官媒或者是牙婆,连人口买卖都是合法的,更不要说贾赦是朝廷正式册封的一等将军。即便是他的年纪大了一点,可是等着跳上他的床给他做小妾的女人多得是。就好比那个何氏,不也一样是好人家的姑娘,不也一样给他做了妾?

    就连原著里(曹雪芹的前八十回)里面,贾赦也没有做什么欺男霸女强抢民女的事儿。那扇子的事儿是贾雨村多事儿,自己赶着巴结贾赦才把石呆子弄进了大牢的,根本就不是贾赦自己收益贾雨村那样做的。至于原著里迎春的婚事,那也是孙家先遣了官媒来荣国府,而贾赦见女儿的年纪也大了,贾母却对女儿的婚事一点儿都不上心,这才在官媒送来的帖子里面选了那个孙绍祖。至于孙绍祖说的五千两。就以孙绍祖的身家来说,本来家里就有钱,第一次结婚就拿个五千两?寒酸不?孙家的家私哪里少了?唯一的少爷结婚,就五千两?让人看笑话那?那五千两。也不过是孙绍祖想让贾赦给他办事儿,结果事情没有办成,才让他心里有疙瘩而已。其实现在我们托别人办事儿,不也一样要花钱要托人情的?办事花钱是一回事情。事情有没有办成又是另外一件事情。迎春之所以会回家哭诉,其实根本就是因为她自己撑不起来,换了探春,只怕探春早就自己顶了回去了:“办事不花钱?那你干嘛要求我们家帮忙?”

    所以说。贾赦其实也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宅男兼古玩爱好者而已。

    比起贾赦,贾政的错误就多了。首先,他是弟弟。只不过是个工部员外郎。荣禧堂连贾赦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够资格住。或者说因为别的原因,贾赦没有住在荣禧堂里。贾赦都没有住,他这个弟弟,一个小小的五品的工部员外郎就有资格住了?光这个就够不敬兄长、目无尊卑了。

    其二,荣禧堂的摆设是怎样的?当地就是一个螭纹鼎。什么是鼎?没错,旧时的确有钟鸣鼎食之家的叫法,但是还有一个词儿。那叫做问鼎天下。鼎是国器,最有名的就是大禹九鼎,就是寻常的鼎,在春秋战国时期,也是非一国之君和诸侯王不能使用的,也就是说,除了周朝姬姓王族之外,就只有秦穆公之类的诸侯才可以使用。此外,螭乃龙九子之一,而皇帝被尊为真龙天子,龙子,即皇子或者与皇子同等的人物。从螭纹和鼎的典故上来看,那荣禧堂的螭纹鼎是贾政这个小小的五品工部员外郎可以使用的?

    更不用说,荣禧堂里随处可见的螭纹和金钱蟒的装饰了,连贾宝玉居然这着蟒。

    什么是蟒袍?朝廷有明确的规定:蟒衣,为象龙之服,与至尊所御袍相肖,但减一爪耳。什么意思,就是说,蟒袍的规格就比皇帝穿的衣服低一个规格,同样,有资格穿蟒袍的人的身份也只能比皇帝低一个规格。在封建社会,蟒袍加身,是大夫们的最高理想,即意味着位极人臣,荣华富贵。

    贾宝玉是什么身份,一个五品小官的嫡次子。如果他都能够着蟒的话,那么贾政又该穿什么衣服?

    不要说贾宝玉的那些奇奇怪怪的言论了。就是贾宝玉的那些衣裳,这真要被御史台给抓住了,就绝对够整个贾家脱一层皮了。

    也难怪当初林如海会从御史台的第一把交椅的位置上那么轻易地就摔下来,还一下子掉到了巡盐御史的位置上。巡盐御史是都察院监察御史奉命出巡盐务时的称呼,而监察御史的品级才多高?正八品下。而兰台寺大夫什么品级?从二品啊。就是林如海刚中了探花那会儿,朝廷给他的官位也比这个高吧?

    被贾家连累至此,林如海会对贾政这边有好感?真正是十多年的努力,一朝回到解放前啊。

    听了叶嬷嬷的话儿,韩家妯娌两个这才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家的那位姑奶奶对这贾家的事儿这么不以为然。不要说韩氏自己了,就是韩大奶奶韩二奶奶两个都鄙视这样的人家。

    这荣国府的太夫人也真是的,差一点逼疯了自己的大儿子不说,还拖累了自己的小儿子,养废了自己的嫡亲的孙子,又连累的亲戚家里。这样的女人当初就不该嫁给自己人,而应该嫁到草原上去。如果这个女人嫁给的草原上的权贵人家,只怕朝廷早就兵不刃血地解决了草原上的事儿,北疆更是太平了。

    不过,那些草原上的人家怕是不会要这样的女人吧?

    韩大奶奶的揣测也不无恶意。

    韩二奶奶也道:“原来这里头还有这样的文章。我们爷不过是个小小的举子,这里又是江南,离京里也远,打听京里的事情也不容易。我们原来是听金陵甄家的人怎么说,我们也就记下了。却原来连甄家也不知道这荣国府里的事情啊?”

    叶嬷嬷道:“这甄家与贾家原来就是老亲,又怎么会不知道这荣国府里的事情?他们跟荣国府里打交道的时候,出来应酬的就是那位出身王家的二太太呢。那年我们家的两位姑娘带着哥儿应那位老太太的一再相邀去荣国府客居兼守孝的时候。听说甄家就往那荣国府里送了好些东西,而做主用上等封儿打赏来人的,就是那位二太太呢。”

    韩大奶奶吓了一跳,道:“还有这回事儿?我看那理问所的贾理问和他的妻子秦氏都是极好的。做事周到又有分寸,听说他们又是贾家人,尤其是那贾秦氏,容貌妇功。都是顶顶儿尖的。我就曾经跟弟妹私底下说过,这贾秦氏如此出色,不愧是国公府邸出来的呢。”

    叶嬷嬷道:“大奶奶会奇怪也是自然的。其实啊,这贾秦氏是宁国府的人。不是荣国府的人,早在三代之前,宁国府和荣国府两府的主子便是亲兄弟。不过即便是亲兄弟又如何?最后的最后还不是分了家?这贾秦氏是宁国府这一脉的。现在的宁国府的家主便是她男人的祖父。还是个大才子呢,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就中的进士。你们说,有这样的人在上头坐镇的,这府里的规矩会差到哪里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