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炮灰生涯 > 177果子

177果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贾母在贾宝玉的婚事上的执念大家都知道,可是王夫人对贾敏的心结却没有几个人知道。王夫人的心结对于贾母来说,不过是小事一件,根本就不用在乎,也不需要挂在嘴边;而邢夫人进门的时候贾敏已经出嫁了,王夫人又隐藏得深,自然是不甚了了。邢夫人尚且如此,下面的小辈们知道得就更加少了。

    而且还有贾家那奇怪的规矩。就好比说原著里,探春的生日的时候,大观园里的姑娘们还特地停了一日诗社,陪着探春在贾母跟前玩笑了一整天,可是同年同月的王夫人过生日,大观园里的姑娘们还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根本没有给王夫人过生日的意思在里头。要知道,姑娘们搬进大观园的时候,王夫人还是贤德妃贾元春的生母呢,而探春还是个庶女。

    这里头固然是贾家的规矩颠倒的关系,可事实上,却也反应了贾家的小辈们被贾母宠得忘了礼法也忘了根本是事实。即便王夫人再不得人心,她也是当了皇妃的贾元春的生母,比探春这个庶女身份高多了。

    原著里,贾家的姑娘们是没有教导才会这样,可是现在的探春史湘云和薛宝钗也一样。虽然都在一座屋檐底下住着,虽然王夫人是长辈,可是她们并不怎么注意王夫人的情绪变化。探春还好些,她是庶女,要奉承着嫡母些个,可是史湘云和薛宝钗就没有这么多的心力花费在王夫人的身上了。

    不管怎么说,史湘云是贾母带大的,在她的心中除了贾宝玉就只认贾母一个人,而薛宝钗自打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以后,就对王夫人有了隔阂,自然也不会在王夫人身上花费太多的心思。

    只是这两个姑娘偶尔刺一下王夫人的心,那也是事出有因,可是贾宝玉这个比史湘云还大两岁的男孩子没事儿还刺两下王夫人,这才是王夫人最最受不了的。

    作为王夫人的儿子。贾宝玉其实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自己心心念念的林大妹妹林妹妹并不得自己的母亲的喜欢。可是贾宝玉却只看见了贾母在荣国府里的权威,认为自己的祖母一定会给自己做主的,却忽视了自己的祖母年事已高而自己的母亲正年富力强的事实,也忽视了自己的嫂子们都要在婆婆们面前伺候的事实。

    也许在贾宝玉的心中,自己的妻子在自己的母亲跟前会有怎样的遭遇,他从来就没有设想过。得母亲的心意的儿媳妇跟不得母亲的心意的儿媳妇的遭遇会有多少差别。贾宝玉一一样没有想过。

    大概他认为只要他自己高兴了就好。自己的妻子会不会因此而委屈,会不会因此而早早亡故,他根本就没有这个意识。

    他只知道一味地拉着贾母,磨着贾母让贾母派人去接林家姐妹。

    薛宝钗倒是很清楚,如果贾母执意派人去接林家姐妹。林家姐妹会不会点头是两回事情,但是这着恼却是肯定的。

    林家姐妹眼底的不耐烦,她看得比别人清楚。

    薛宝钗道:“宝玉。你也别磨着老太太了,只怕林大妹妹林妹妹还真是没时间过来呢。”

    贾宝玉道:“怎么会?林大妹妹林妹妹是老太太的外孙女儿,怎么会连给老太太尽孝的时间都没有?”

    薛宝钗看了看贾母,又偷偷地瞄了王夫人一眼,道:“宝玉,你快别说这样的话儿了。什么尽孝,老太太是这荣国府的老太太,林大妹妹林妹妹是林家的姑娘。是外孙女儿。林大妹妹林妹妹要孝顺,自然是孝顺林家的祖宗林家的大人为先。而且,这荣国府对于林大妹妹林妹妹到底是外家。这有空儿过来坐坐倒是不妨的,可要是没空,自然是过不来了。”

    贾宝玉哎哎了两声。道:“林大妹妹林妹妹又有多少事情?”

    薛宝钗道:“宝玉,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你可知道,这天底下的老百姓们有多少人指着林大妹妹林妹妹过活哟。”

    史湘云道:“宝姐姐这话我不爱听,什么这天底下的老百姓们有多少人指着林大妹妹林妹妹过活?难不成离了林大姐姐林姐姐,他们就要挨饿受冻了不成?”

    “虽然没有全中,却也差不离了。”

    “我不信,宝姐姐在哄我!”

    薛宝钗笑着对史湘云道:“云妹妹,好端端的,我哄你做什么?其实啊,这话儿外面已经传遍了。这平头老百姓们又有几个手里有地的?还不是租着官田过日子的多?可是这官田的田租高,即便是风调雨顺的好年景,依旧是饥一顿饱一顿的,换了差一点的年景,家里饿死几个人也是常有的事儿。所以这人牙子的买卖才会这样火热。可是今年就不一样了。自打林大妹妹林妹妹弄出了这亩产两三千斤的红苕,只要家里种上那么一亩三分的荒地野地,就够一家人一年的口粮了,所以,大家都忙着上林大妹妹林妹妹家求这红苕的秧苗呢。”

    贾宝玉道:“真的假的?”

    王夫人在边上笑道:“哪里还有假?如果不是千真万确的事儿,你林大妹妹林妹妹也不会是一等县君了。”

    薛宝钗道:“是啊。这红苕如此高产,如果各地的官员们能够在官田里种上一些,就能够保证当地的百姓们都不会饿肚子,你们说,这是不是天大的功德?上回京畿的百姓们就给朝廷送上了万民伞和请愿书,如今,京郊的那些百姓们都在家里给林大妹妹林妹妹立了长生牌位,就跟江南的百姓们给林大人立生祠一样呢。”

    “林大人?”贾宝玉恍然大悟,“是姑爹?”

    “正是。”薛宝钗也是满面含笑,“听说林大人在江南为称为‘万家生佛’,而如今京畿有人已经学着叫林大妹妹林妹妹‘长生娘娘’了。”

    探春长大了嘴巴,道:“难怪宝姐姐如此推崇林大姐姐林姐姐,原来是因为这个。”

    薛宝钗道:“可不是这个。三妹妹,你仔细数数,这历朝历代,就是连历代明君贤臣都算上,又有几个得了百姓们供奉的牌位。又有几个得了百姓们自愿修建了生祠?百姓们愿意这样做,可见林大人和林大妹妹林妹妹一家在百姓之中的威望和人气了。”

    探春点点头:“是啊,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四姑爹和林大姐姐林姐姐肯定救了很多很多的人呢。”

    薛宝钗道:“是啊。这是实打实的功德。这红苕一出,百姓们都吃得饱饭了,自然因为饥饿而过世的人也少了。因为饥饿而不得不拿自家的儿女换口粮的人也少了。卖儿卖女的人家自然也少了。我听说,林大妹妹林妹妹家里如今天天都有人去林家求秧苗,更让人佩服的是,林大妹妹林妹妹每株秧苗就只收一个铜板。”

    史湘云道:“怎么这秧苗还要银钱么?”

    薛宝钗道:“如果不要钱,又有多少人会珍惜这些秧苗?也只有收了银钱。才会让下面的人对红苕和红苕的秧苗真正上心起来。白送的东西总是不值钱的。”

    “白送的东西总是不值钱的?真的假的?既然这添头是不值钱的,那么那些人又怎么挣钱的?宝姐姐,你在糊弄我么?”

    薛宝钗一愣。看了看史湘云,道:“这生意场上的添头也是有讲究的。给那些小门小户的添头大多是不值钱的,真正挣钱的,是人家亲选的东西,因为人家都是选够了自己真正缺少的东西,才会有余钱添置些别的,这个时候再给些添头,就会让对方觉得花了一份的银钱置办了两样东西。很合算。其实,这添头的价钱已经包涵在人家选购的东西里头了。”

    “如果是做富贵人家的的生意呢?”

    “那自然是要相反才是。富贵人家不缺银钱,人家要的是面子。所以用那种价钱又高又稀有的物件做添头反而会让那些人觉得有面子,愿意为此砸银子呢。富贵人家往往会为了面子砸下很多很多的银钱,到了最后。绝对会超过添头的价值的。”

    “这是宝姐姐家里的经验之谈么?”

    薛宝钗这才反应过来,她知道,其实自己出身商贾之家才是自己最让人诟病的地方,就是那些种地的泥腿子们在朝廷律法上也比自己家高一些。如果自己不好好回答的话,错的就是自己了。偏偏史湘云的话问得刁钻,又不好拖拖拉拉的不回答。

    薛宝钗只得道:“一株秧苗一文钱,这才是我最佩服林大妹妹林妹妹的地方。如果这一株秧苗真的要一文钱的话,这秧苗就比麦苗稻秧要贵许多了。因为一万粒稻谷才一斤左右,可这一斤稻谷才多少银钱?虽七八xs钱不多,可是对于那些终年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百姓们来说,这一文钱可能要花一番力气才能够弄到呢。如此,得了这秧苗之后,他们才会小心看顾,不然,林大妹妹林妹妹家里花了大力气弄来的红苕,也不过是被别人当成了路边的野草,随意丢弃而已。”

    史湘云道:“原来如此,倒是我疏漏寡闻了。还是宝姐姐在这人情世故上面通达。”

    薛宝钗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却看见了贾母的神色,只得转口道:“不过是这红苕的事儿在外头闹得沸沸扬扬的,所以才特地让人去打听了而已,也算不得什么呢。不过我听说大老爷也跟着种了好多好多的红苕,也不知道这事儿是不是真的。”

    贾母皱了皱眉头道:“老大也在弄这个?好好的正经爵爷,不务正业,天天弄些有的没有的,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这屋里就贾母和二房的几个人在,史湘云也是一心想做宝二奶奶,自然是不会愿意给贾赦说话的。至于其他人,越发不愿意提起大房的好了。

    正在这个时候,惜春就拎着一只小篮子进来了。她早就在门口听见了贾母的话,故意重重地踏着脚丫子进来,口中还道:“老太太,老太太,是不是又有人让您不开心了?说出来,孙女儿去给老太太出气。”

    贾母早就让小丫头搬了个绣花墩来,让嬷嬷们抱着惜春坐了,这才有时间对跟在后面才进来的尤氏道:“怎么这个时候,你们姑嫂两个就过来了?”

    尤氏知道是贾母嫌弃自己姑嫂两个过来得晚了。觉得自己姑嫂两个对贾宝玉未免不太上心,所以才会有次一问。

    尤氏恨不得现在转身就走,可惜,今天她可是有事情来的,事情没有办好,不要说自己的小姑子惜春了。就是自己的公公、自己的丈夫也一样不会放过自己。毕竟是关系到宗族存亡的大事儿。

    尤氏在地上赔笑道:“老太太,是侄孙媳妇儿失礼了,我们老爷回来的时候,就曾经发过话,要我注意家里的开支。也多留心些,不能随意糟蹋东西,但凡有些结余。就一点一点地积攒起来,也好给族里添些祭田什么的。只是侄孙媳妇儿实在是愚钝,到今日,才堪堪给族里添了百余亩地,这些田地之前都是有主儿的,也着实琐碎,倒是让老太太笑话了。”

    贾母指着尤氏道:“你呀,你还不知道你那个公爹。最是古怪,好好的中了进士,居然跑去做了道士。如今又来折腾这些有的没有的,真真是没事儿找事儿。你也别太顺着他了。”

    尤氏道:“老太太,毕竟我是我们贾氏一族京里这一支的宗妇。这祭田的事儿本来就该是我多费些心思的。只是我进门这么些年来,这族里的祭田也不见增加多少,侄孙媳妇儿实在是惭愧。也亏得我们老爷坚持,今年才添了这一百多亩的祭田,这一年就是一百多亩,两年就是两百多亩,十年下来就是千余亩良田了。有了这么多的良田,家学里的学生们也能够多添置些笔墨多添置些书籍,也能够……”

    贾母听见什么家学的事儿,更加不耐烦了:“好了好了,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对了,我听说你那儿媳妇儿的兄弟回家去了?”

    尤氏红着脸道:“是的,老太太。钟哥儿连着两回家学里考试都没有过,就被劝回家去了。”

    贾母摇摇头,道:“糊涂糊涂,这秦小相公可是你那儿媳妇儿的弟弟,怎么好端端的,就撵起了亲戚来了?”

    尤氏低声道:“可是,他读书没有过关……”

    “你呀,不看僧面看佛面,就是看在她姐姐的份儿上,你也不能这样……”

    不等贾母说完,惜春就抢着道:“老太太,蓉儿媳妇是蓉儿媳妇,他兄弟是他兄弟。蓉儿媳妇既然嫁了蓉儿,就是我们贾家的人了,那娘家兄弟也不过是外人而已。这家学关系到我们贾家的子孙后代,怎么能够为了一个外人坏了规矩?人是被我父亲抓到的,也是被我父亲撵走的,不要说蓉儿媳妇不在京里,就是她在我们跟前,我父亲发话了,她也只有乖乖照做的份儿?而且,这事儿是蓉儿媳妇她兄弟自己不好,不好好读书,反而天天混日子,还逃学,跟不上功课又能够怪得了谁来?”

    贾母给惜春着实呛了一下,可是又不好拿惜春撒气。惜春到底是个小孩子,说的也是正理,即便是她这个荣国府的老太太,在添置祭田的事儿上也只能退避三舍。因为这京里的八房的前族长是贾敬,现任族长是贾珍,宗族嫡支是宁国府,荣国府的上上下下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宁国府给族里添置祭田的时候,没有叫荣国府一样出银子已经是很客气了。

    不过,贾母还是不高兴,道:“你父亲也真是的,这添置祭田这样的大事儿怎么就不跟我们打个招呼呢?添置祭田可是族里的大事儿呢。”

    尤氏赔笑道:“是啊,老太太,之前也有人在我们老爷跟前这么说过,可是我们老爷说,老太太这边欠着朝廷好几十万、近一百万两银子的亏空。听说之前大老爷为了弥补亏空,把自己心爱的古董玩器都卖了,才凑上银子。这荣国府既然有这样大的亏空,想必也没有多少余钱,所以我们老爷就没有跟老太太说了。”

    贾母一愣道:“亏空?老大还了亏空?”

    “是的,老太太。”

    贾母道:“哼,这个老大,也不知道为子孙多算计着些,还以为家里有着金山银山呢?他以为我不知道这亏空的事儿么?那是当年接驾的时候欠下的,我们也没有乱花,都用在了先帝身上,不然,谁家买这个虚热闹去?这些亏空既然已经欠下了。朝廷又迟迟没有催缴,自然会有一笔勾销的那一天。他现在就急着还算什么?钱多烧手么?”

    尤氏不敢接口,却见自己的小姑子冷哼一声,赶紧给惜春打眼色。

    惜春也知道这亏空的事儿不是那么简单的。可是贾母毕竟是长辈,而且今天她们是有任务来的,而不是专门来跟贾母为了亏空的事儿吵架的。自然转过了头去,不再说什么了。

    贾宝玉早就看见了惜春抱着的那只篮子,道:“四妹妹,这里头是什么?”

    惜春道:“这个啊?这是庵波罗果哦,据说是天竺的特产。也是佛果。”

    史湘云惊呼道:“天竺的特产?天竺到我们中原不是有十万八千里么?既然这么远,这庵波罗果又是怎么来的?难道它能够十年不腐百年不坏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