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炮灰生涯 > 185变故

185变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贾政是个假道学,道学先生真正的规矩礼仪神马的,他从来就没有学进去,更不要说那些学问了。唯有道学先生的架子,他学了个十足十。除了该王夫人伺候的日子,他是能不来荣禧堂就不来荣禧堂的。

    荣禧堂里的王夫人听说自己的丈夫来了,心里微微一叹,还是摆开了排场,将贾政迎了进去。

    贾政和王夫人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彼此都非常地熟悉。

    两个各自归座之后,小丫头们上了茶果,屋里就只剩下他们夫妻二人跟几个心腹之后,贾政才道:“宝玉屋里的那些犯事儿的丫头呢?”

    “回老爷,老太太的话,都卖得远远的了。”

    “真的?”

    “是,老爷。这事儿是周瑞去办的。老爷尽管放心。”

    贾政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像是要把心中的郁结都吐出来一般:“天干物燥、小心火烛。这样简单的道理,宝玉屋里的那些丫头们都不知道么?之前已经恼了一次风筝了,这次又来孔明灯。你是怎么管教下面的丫头的?”

    王夫人只得道:“是妾身的错,没有给宝玉挑两个好丫头。”

    “你错的不止是这个。宝玉屋里的丫头是你挑的,没有调教好,自作主张也就罢了。她们到底年轻又是为了宝玉。可是这后花园里的婆子们和那边看屋子的人都没有一个知分寸懂规矩的么?如果这后花园子里看守着的婆子阻拦一下,说不定她们就不会放孔明灯了;如果那边看守屋子的人多两个,也就不会等火那么大了才被发觉。”

    王夫人只能躬身答道:“老爷,是妾身的错儿。妾身以后会注意的。”

    贾政心头的火气一上来,就把手里的杯子砸了:“下次?你还想有下次么?你是不是嫌我的事情不够多啊?你知不知道外头的流言有多难听啊?啊?你还想下次?大哥一家子如果有了意外,你以为朝廷会把爵位传给一个有弑兄的嫌疑的人?贾家嫡支又不是没有人了。”

    王夫人道:“老爷,您哪里听来的话?不过是一场意外,哪里就这般严重了?”

    贾政更加恼火:“是么?还不严重?你要记得,因为我们一直老实,所以在外头才没有什么话。但是,大哥才是这座府邸是正经主子。我们住在这里,包括你当家的事儿,本来就名不正言不顺的。如果大哥有什么事儿,就是老太太也敌不过朝廷的旨意,更不要说你我。你要牢牢地记住这一点!”

    王夫人听见贾政这样不客气,只得微微低头忍耐。什么叫外头没有什么话?如果不是她哥哥王子腾之前担任京营节度使多年,外头才不会这么干净呢。道理?道理价值多少两银子一斤?在权势面前,道理他**都是狗屁。如果真的道理有用,那么那位大老爷也不会一直都憋屈在后宅了。

    只是作为妻子,王夫人是不能跟贾政顶嘴的。只是她的态度越是恭顺,贾政就越来劲。

    正在贾政说得起劲的时候,却听见外头有人急巴巴地跑来道:“老爷、太太,老太太请两位过去,说是外头出了大事儿了,请老爷太太过去。”

    王夫人刚刚还在腹诽贾政胆小、没事儿找事儿呢,听见这丫头大呼小叫的,还直直地闯进来,撞见了她在贾政面前丢脸的样子,顿时怒了:“什么大事儿小事儿的。一点子鸡毛蒜皮的事情,你们也这样来荣禧堂大呼小叫?”

    贾政道:“还不知道是谁惹的祸事呢。”

    王夫人不敢跟贾政犟嘴,只好跟在贾政的身后去荣庆堂。

    显然,这件事情不小,因为贾赦邢夫人带着贾琏王熙凤夫妇也来了,就是宁国府的贾敬也带着儿子儿媳到了。贾政王夫人进去以后,赶紧给贾母行礼,又见过边上的贾敬和贾赦邢夫人夫妇,接受了小辈的礼,这才各自归座。

    贾母看了看自己的大儿子大儿媳妇,再看看自己的次子和次子媳妇,微微皱了皱眉,却很有些不愿意旧事重提的样子。作为最后的大赢家,贾母很清楚,这把火的背后的是是非非根本是说不清楚的。

    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把火,而是她刚刚得到的消息。

    贾母咳嗽了一声,道:“叫你们来是告诉你们两件事情。第一件是你们妹夫在江南出事儿了。遇见了钱塘江大潮,连尸首都没处找去。第二件便是圣上在宫里得了消息,已经昏厥了。”

    贾母那低低的声音和话语里的信息让屋子里瞬间变得更加安静。

    贾敬到底是读书人出身,也中过进士,沉吟了片刻道:“敢问老太太是哪里得来的消息,知道圣上身体不适的?”

    贾母皱眉道:“我自然有我自己的路子。”

    想起了之前贾母的异想天开,贾敬皱着眉头道:“老太太,我们这样的人家,只要没有大错儿,再荣华富贵上两三代也是自然的。有些事儿能不做还是不要做为好。”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儿上的意思。有关圣上身体安康之事,不是我们这样的臣子之家能够打听的。我们只要等着就好。”

    贾母看着贾敬,道:“你们东府自然不用愁这些。只要有蓉儿媳妇在,自然可保蓉儿的将来。我们西府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贾敬眯着眼睛道:“老太太,您说什么呢?蓉儿的将来是他自己挣的,这么到了老太太的嘴里,蓉儿怎么就成了那种靠着女人上位的人了?如果蓉儿是那等没有出息的人,他会愿意去南边做一个小小的照磨?会放着大好的公子哥儿的日子不过,去挨别人的折腾?老太太,你也太看轻我们宁国府了。”

    贾母哼了一声,道:“算了。我叫你们来,是想问问你们。圣上身体不适,你们都有何打算。”

    贾政当即就道:“老太太,我们当然是忠君爱国,不做有违圣恩之事了。”

    贾母皱了皱眉,贾政是她最心爱的儿子,她自然不会当着别人的面给贾政没脸。她盯着贾敬道:“大侄儿,你也别怪我这个堂婶多嘴。没错,你手里是有个蓉儿媳妇,可是皇家要翻旧账也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到了那个时候,蓉儿媳妇就是你们宁国府的催命符。你还是好好想想才是。”

    贾珍不顾自己父亲的脸色,赶着问道:“那老太太的意思是……”

    贾母对贾珍的识相非常满意。她知道自打贾敬回来以后,贾珍就憋屈得很了。这次的搭话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只要她在后头小小地推动一把……

    贾母微微带着一点得意一点自满,道:“你们忘记了,蓉儿媳妇就是出身再尊贵,这义忠亲王已经是老黄历了,不顶事儿了。甚至她有点儿不干净,很可能被皇家找麻烦……”

    贾敬道:“老太太,您胡说什么呢?蓉儿媳妇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一个人,您怎么能够这样说她?”

    贾母道:“难道我说错了么?别的不说,就说她的身份,明明她应该呆在义忠亲王府的,结果她却瞒天过海地到了养生堂,又莫名其妙地进了秦家,然后配了蓉儿。虽然说圣上不得不认了她,可是这心结依旧在。你以为蓉儿媳妇的事儿以后就没有人翻旧帐了么?”

    贾敬道:“就是翻旧账又如何?蓉儿媳妇的事儿是当今圣上认下的。当今圣上对义忠亲王一脉一向宽宏,自然是不会翻旧账的。至于太子殿下,太子殿下能够这么容易就推掉当今圣上的话么?”

    贾母道:“没错,无论是不是太子上位,将来是不太可能翻旧账。可是被冷落、坐冷板凳是很有可能的。说不定你那个宝贝孙子这一辈子就只能做个小官儿,让别人磋磨了。”

    “你!”

    听见贾母如此咒自己的孙子,贾敬自然是不高兴的。他还想跟贾母争吵一番,就被贾母举手拦住了话头:“好了,我们叫你们来,不是为了蓉儿媳妇那一点子事情,而是为了我们贾家的将来。我们东西两府的爵位跟林家的爵位可不一样。林家的爵位是世袭罔替的,我们贾家的爵位是代代将等的。如今看着我们东西二府风光无限,可是再过几代,只怕就跟平民百姓一般无二了。你们就舍得让自己的子孙后代沦落为布衣白丁?”

    贾敬道:“蓉儿在江南做得极好……”

    “极好?当真极好?怎么跟我这个老婆子听说的不大一样呢?”

    贾母见宁国府的人终于听她的话了,更是抬高了头:“甄家那边已经送来了消息。林如海在江南出了大事儿了,跟着林如海做事儿的蓉儿也有**烦了。”

    贾敬一愣,道:“胡说。如果蓉儿真的有事,那蓉儿媳妇那边不会一点消息都没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