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炮灰生涯 > 189禅让

189禅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贾敬寿辰的隔天,贾母就病了。

    由不得她不生病。

    那天,天香楼里,当着那么多的客人家的女眷,林招娣和林黛玉的神色压制住了贾母,让贾母没能及时地反驳。等贾母回过神来,想为自己辩驳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居然张大了嘴巴也发不出声音来。

    贾母害怕了。

    她是自家知道自家事儿。当初,贾敏跟着林如海南下的时候,贾敏的确来荣国府向贾母说情,请贾母帮忙。可是当日贾敏的话里话外,都是林如海会被贬斥,都是因为荣国府里长幼尊卑不分、二房仗着贾母的宠爱窃据正堂。贾母生气了,认为自己的女儿翅膀硬了,不听她的了,将贾敏狠狠地骂了一通,将贾敏赶了回去。

    这次林招娣林黛玉姐妹两个问贾母的时候,贾母发现自己张大了嘴巴都发不出声音,以为自己女儿的鬼魂来找她了。

    她自然是害怕。

    贾母昏沉沉地躺在床上,嘴里不停地叫着贾敏的小名。这是贾宝玉出生以来,第一次在贾母的嘴里出现叫另外一个人的名字的频率比贾宝玉高的情况。

    贾母这个样子,作为儿子儿媳妇和孙子孙女孙媳妇儿,贾赦这一房才回荣国府给贾母伺疾。因为贾母不大好,自然也不能要求什么房子的事儿了。一家大子都住进了客院。

    这日,又轮到邢夫人带着女儿和儿媳妇儿去替换王夫人、李纨、探春三人了。见王夫人那一脸的疲惫,邢夫人也微微地叹了一口气,道:“弟妹,怎么就你们几个守着?宝玉怎么没有过来?”

    王夫人道:“宝玉自己也不好呢。”

    邢夫人道:“弟妹,明眼人不说暗话,宝玉被他父亲打了那一顿,养到现在,就是再严重的皮肉伤也养好了。至于他的脸,马道婆不是说了么?功德满了自然就会好。老太太疼了他一场,如今老太太病了,他就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王夫人道:“宝玉还没有大好呢。我也不忍心叫他这么受累。”

    邢夫人皱起了眉头,非常不满:“弟妹,你说的什么话?我们琏儿可是连衙门里的差事都放下了,专门回来给老太太伺疾。宝玉不过是脸上不好看了,又不是动不了、下不了地了,怎么就不能给老太太伺疾了?”

    王夫人道:“宝玉不会做这个的。”

    邢夫人道:“什么叫宝玉不会做这个?这是孝道!孝道当先你难道也不知道么?而且,老太太屋里那么多的丫头,梳头洗脸更衣喂饭,都有丫头们动手,我们不过是陪在老太太身边,免得老太太孤单而已。这么简单的事情,宝玉也做不了么?宝玉不是一向嘴甜、最讨老太太欢心的么?他怎么做不好了?”

    王夫人道:“嫂子怎么就抓住了宝玉不放?老太太这个样子是宝玉的错儿么?还不是嫂子心心念念、一直巴结着的林家的两个丫头的不是?嫂子何苦把这火气撒到宝玉的头上?!”

    邢夫人道:“你还真是狗咬吕洞宾,不是好人心呢。本朝以孝治国,如今外面正盯着我们家呢。如果被御史台抓住了,一个大不孝下来,你担当得起么?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把宝玉的将来放在眼里?”

    王夫人道:“大不孝?嫂子快别说这个了。如果说孝顺,为什么请了这么久的太医,一个都不见?该不会你们大房舍不得这到帖子吧?”

    王熙凤在边上道:“二太太,您说的什么话?什么叫我们大房舍不得这道帖子。如今圣上身子不爽快,太医院里但凡数得着的医官眼下都在宫里伺候着呢。我们二爷不但亲自跑了太医院,就是各位太医的家里,我们二爷也都跑过了。别人不在家里,都在宫里当值有什么法子?虽然现在请来的这几位大夫不是在宫里伺候的,却也是京里数得着的好大夫。还请二太太不要太矫情了,硬拦着人家不给老太太诊脉。耽误了老太太的病情,谁都承担不起。”

    王夫人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是她的亲侄女儿开口反驳她,着实愣了一愣。

    探春看了看王夫人,道:“二姐姐,怎么林大姐姐林姐姐不见?老太太可是挂念她们很久了。就连如今病着嘴里还念叨着她们呢。”

    迎春道:“三妹妹,林大妹妹林妹妹那里已经放出话儿来了,说一日没有收到姑爹平安的消息,她们一日不会登门。”

    “可是,老太太……”

    迎春道:“三妹妹,林大妹妹也好,林妹妹也好,她们都姓林。她们先是林家的女儿,然后才是姑**女儿,最后才是我们贾家的外孙女儿。事关姑**死和姑爹的安危,如果连父母的死都不放在心上,这还是为人子女的道理么?”

    “可是不是没有证据证明是老太太做的么?”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是老太太动手的,却有别的证据证明老太太与姑**死和姑爹的事儿有关联。除去所有已经被证明了的事实,剩下的唯一的一个不可能就是事情的真相。三妹妹,我们没有立场说林大妹妹林妹妹的不是。就像老太太是我们的亲祖母一样,那是她们的母亲和亲生父亲。”

    迎春眼底的平静让探春说不出话儿来。

    难道她还能开口,让迎春去请林家姐妹过来?探春自认自己还没有到那等无耻的地步。为王夫人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她的极限。

    屋里传出了鸳鸯地惊呼声,这才惊醒了套间里的众人。

    邢夫人跟王夫人点了点头,带着女儿儿媳妇进屋去了。

    填漆大床上,贾母昏沉沉地睡着,嘴里不时地叫着敏儿。邢夫人微微叹了一口气,接过丫头们拧好的布巾,给贾母擦了擦脸,见贾母依旧一点反应都没有,心中也是微微一叹。

    这夜路走多了还是会遇见鬼的。看这位不可一世的老太太,不也是如此么?

    对于那日,林家姐妹在天香楼里说的话,邢夫人可是打心里认同的。当初,贾敏南下之前的确来过荣国府,也曾经跟贾母私底下说过话,被贾母骂得哭着回去也是事实。因为贾敏为她们大房说了好话,邢夫人也的确记得。

    至于说贾母会不会害了贾敏,邢夫人不像贾赦那样,认为贾母绝对是疼爱女儿不会伤害的女儿的。邢夫人认为,至少,在贾敏的死上,贾母是袖手旁观的。所以现在才会在睡梦里叫着女儿,还会流泪。

    邢夫人是知道贾母的狠心的。这从贾母对贾赦的态度就知道了。

    至于贾母害林如海的事儿,邢夫人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凭借着她这十余年来在贾母跟前立规矩、赔小心、察言观色多年的经验来看,只怕这位老太太在这次林如海的事情上可能真的动了不该动的手脚。只是邢夫人没有证据。

    王熙凤见邢夫人出神,也不敢惊动,只是叫过了鸳鸯,道:“怎么眼下老太太跟前就你一个?就这几个二等的丫头跟着你?其余的人呢?”

    鸳鸯抹了抹眼睛,道:“翡翠去后头给老太太看药了,玻璃去了厨房,还有两个先下去休息了。至于鹦鹉和珍珠被二太太叫去了,说是有事情交代她们去做。”

    王熙凤道:“二太太屋里就没有别人了么?怎么非要老太太的丫头?算了,她们那边这个样子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老爷们怎么说。”

    “还能怎么样?二老爷都已经叫人准备后事了,唯有大老爷,带着琏二爷四处奔波。白天想办法找大夫,晚上过来守夜。这些日子大老爷和琏二爷熬得变了形了。”

    想起自己丈夫的样子,王熙凤也心疼得要命。不过,王熙凤也是知道好歹的。如果贾母出事儿了,荣国府就要守孝,那么自己的丈夫就不得不丁忧了,就是来年的大选,迎春也不能参加了。可以说,贾母出事儿,对大房的影响要比对二房的影响大得多,也更加不利。

    王熙凤道:“二老爷,哼,算了。大夫怎么说?”

    鸳鸯道:“二奶奶,昨儿个钱大夫说了,老太太今儿个要是还醒不过来,麻烦了。二奶奶,老太太不会有事儿吧?”

    王熙凤道:“不会,老太太的福气大着呢。”

    鸳鸯道:“老太太的福气再大,也当不得恶鬼缠身呢。”

    “鸳鸯,你的意思是……”

    “二奶奶,这些日子,我们几个日夜轮番伺候老太太,可是老太太依旧不见好。就是这人参肉桂也不知道灌了多少下去,额不过是这样吊着而已。从老太太的那些梦话里看,四姑太太的事儿,只怕真的跟老太太有点子干系。”

    慌得王熙凤赶紧拉了鸳鸯走到屏风后面,道:“当真?我还以为老太太只是袖手旁观而已。只是这话我也不敢说,只能藏在心里。”

    鸳鸯道:“那日消息传来,婢子也吓了一跳。这事儿原来就做得极机密,外头更是一丁点儿都不知道的。似乎是那四姑太太吃下去的毒药有一味最要紧的药引子是在老太太给四姑太太的香囊里头的。如果没有那味药引子,那毒药不过是让人难受些时日,腹泻上大半个月,最多也不过是虚脱、做不了事情而已。就是因为那药引子,才会使得那毒药变成剧毒。只是这事儿做得极机密。就是南面动手的人也分了好几批,怎么林大姑娘林姑娘偏偏就知道了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