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炮灰生涯 > 199长房

199长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贾赦不相信自己委屈了一辈子,就孝顺了这么一个杀母仇人,他混混沌沌地在屋里呆了两天,又跑去找了贾代儒。

    贾代儒也火呢。他一把年纪了,还被人用叫到公堂之上为了这种事情作证,本来就觉得不舒服了,见贾赦又来折腾,气得拿起扫帚将贾赦一顿好打。

    “臭小子,我这一把年纪了,被人叫到公堂上面,被一群大人物们盘问,还不是为了你的事儿!你既然不相信,又何必来我家!你不会去找你敬大哥,问他要族谱看啊?”

    打得贾赦抱头鼠窜。

    贾赦当真跑去找了贾敬。

    贾敬一脸同情地看着他,居然真的开了祠堂,将祠堂里供奉着的族谱给他看了。果然,贾母进门时跟贾赦的生日是在同一年,日子还晚于贾赦的生辰。

    这下,贾赦是真的病了,就连贾琏也不得不请假回家照顾父亲。

    也正是因为这个,让朝野上下对贾赦这个倒霉孩子同情万分。

    孝顺了一辈子的娘居然是后娘,还是杀母仇人,换了谁都接受不了啊。

    也因为贾赦躺在床上,贾琏带着妻儿守在贾赦的病榻边上,也没了人管贾政的事儿的,贾政也只好带着自己的母亲和儿子女儿儿媳孙子并一应妾室离开了荣国府。

    因为贾政和王夫人鲸吞了荣国府太多的财产,所以,贾政一行人离开荣国府的时候,就带着李纨的嫁妆而已,别的什么都没有。就连贾宝玉也是空着手离开的。谁让他吃的用的,都不是他自己的呢?谁让他没有功名呢?

    至于王夫人的嫁妆私房,那要等赔偿了荣国府和贾赦的家业之后,看有没有得多。如果有多,自然会退回来;如果没有得多,或者还不够,贾政这边还要赔呢。

    至于贾母的私房,贾母这曾经管过家,也曾经中饱私囊。只是时间久了,调查难度增加了而已。不过,随着宫里某位贵人的一句话,下面的官员就立刻去史家找了贾母的嫁妆单子,按照单子上的记载,将贾母原来的陪嫁都清点了出来,给了贾母,别的,都留在了荣国府。

    谁知道那些财产原来是荣国府的还是贾赦的生母的,不过不管是谁的,反正都不是这个小贾史氏的,留在这荣国府里绝对不会有错。

    至于从那些奴仆们家里抄没来的财物,也被登记造册了,王夫人包揽诉讼和放高利贷得来的银钱都被没收的,又处于一定额度的罚金,最后留给贾政的就只有一张白条,上面注明了最后贾政这一房还欠荣国府多少多少银钱。

    至于贾母,虽然时间的流逝,她原来的那些陪嫁庄子都成了大庄子了,可是铺面还是那两间。真正让贾母心疼的是,自己积攒了一辈子的宝贝都没有了,就是原来外头送的、下面孝敬的那些她根本就不喜欢的衣裳首饰,也都没有了,都留在了荣国府里。加上贾母被夺了诰命,如今一家老小都是庶民,更是大大丢脸,贾母也病了。

    宫里的太上皇终于知道了作为长辈,为了自己压着一家之主带来的危害了。

    虽然他是太上皇,可是太上皇也只是太上皇而已,不在是这个国家的君王了,这个国家的主人是他的儿子,不是他本人。

    太上皇失落也是自然的。

    太上皇不开心,皇上自然也是担心的,只好派出了林如海陪自己的父亲散散心。

    毕竟,太上皇跟林如海是从小到大的交情,有些话,还是让林如海说比较妥当。而太上皇也厌倦了宫廷,居然跑到了林家,就住在林家的东苑里。

    林如海也得了皇帝的话,述职之后,也没有马上回江南去,而是留在了京里,先照顾太上皇先。

    这天,林家后花园正中的拙园里头,太上皇跟林如海坐在红苕地的地头,一人啃着一个烤红苕,看着这来来往往的为端午节做准备的下人们,太上皇也森森地忧郁了。

    “我说,如海,你不会怨我吧?我原来想给你挑一个真正称心如意的好媳妇儿的,结果,挑来挑去,倒给你挑了一门糟心的亲戚。你不会怨我吧?”

    “圣上,虽然那个小贾史氏不好,可是我跟我夫人也过过一段相敬如宾称心如意的日子。如果没有我夫人,也没有我那一双好儿女。”

    “这倒是,林祈和你家二丫头的确是个好的。不过就我本人来说,我更喜欢你家大丫头。”

    太上皇重重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所言非虚。

    林如海笑笑,没有说话。

    其实那次之所以会在船上耽误那么多的时间,除了事先定好的计策这一层之外,还因为他做了一个怪梦,梦见了自己居然没有长女林招娣,也没有双季稻,自己的儿子当然没有能够死里逃生,自己也没能从扬州巡盐御史的位置上退下来。然后自己就死在了扬州任上,因为自己跟宗族并不亲近,所以自己就将女儿跟偌大的家业都托给了荣国府。结果,荣国府为了一个省亲别墅就挪用了自己的家业不说,还糟蹋了自己女儿和林家的名声,后来更是硬生生地逼死了自己的女儿。

    那个梦境让林如海出了一身冷汗,后来又得到了通政司的结果,对这位老太太就更加厌恶了。

    太上皇道:“如海,怎么你还在想你夫人的事儿?”

    林如海点点头,道:“虽然亲生母亲和哥哥都不争气,可是我的夫人在世的时候,无论是对我还是对我们林家也是尽心尽力了,致死还对着我说对不起。我不怪她。我只是想拿到那位老太太跟别人联手害死她的证据。”

    “你有头绪了?”

    林如海点点头:“是的,圣上,我整整查了三年,终于让我找到线索了。”

    太上皇看着林如海,道:“所以你才答应皇帝,帮他整顿江南世家?目的,就是甄家?”

    林如海猛地跪伏在太上皇跟前,道:“是的,圣上,臣……”

    “好了,你不要说了。”

    “圣上?”

    “我还不知道你?你们林家每一代的男人都这样,天生情种,偏偏只对自己的妻室用情。责任心也重,无论在什么位置上都要做到最好。如果不是你家大丫头将双季稻交给你,只怕你会在扬州巡盐御史任上生生地熬死自己!”

    太上皇非常笃定。

    他跟林如海已经是一辈子的老交情了。对林如海熟悉得很,当下就开口道:“要珍惜自己哦,如果你有个什么万一,别想着我会帮你养孩子!”

    林如海一愣,心里一下子浮现了那个梦境,呆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这会儿是跟太上皇在一起。

    太上皇道:“说起来,这次的荣国府还真是让我开了眼界!这番故事比那戏文都精彩。那个贾赦也够倒霉的,这会儿也没能够从屋里爬起来呢。一家子的事情都压在他儿子的身上了。他女儿还特地从宫里送了端午节礼出来,还拿了一百五十两银子出来,让家里替她给去了的祖母打醮,算是她这个对亲祖母一无所知的孙女的一点心意。”

    林如海也苦笑。对于迎春,他也是了解过一二的。他大概能够猜到迎春没有侍寝就一路飞升的背后的事儿。

    当今皇帝才三十出头,年富力强,并且有了两个已经十多岁的嫡子和一个生母是贵妃的庶子,从儿子的角度上来说,皇帝不是没有后,而从君王的角度上来说,身为君王,皇帝也是不喜欢等自己老去,就有一大堆的儿子急着上蹿下跳。

    这是有血的教训的。

    林如海完全能够理解这一点。

    眼下,皇帝是不会愿意看到后宫里有太多的孩子出来的。这是皇权的需要。

    此外,皇家也对个别上蹿下跳的世家碍眼很久了。而迎春正好出自最会折腾的旧家族之一,所以被皇帝华丽丽地迁怒了。如果不是闹出贾母不是她的亲祖母,如果不是闹出贾母是杀了自己的姐姐上位的,如果贾赦不是及时砸锅卖铁将亏空还上了,如果不是贾赦这么多年来,的确规规矩矩,没有做什么混账事儿,只怕这会儿的迎春也会被丢进冷宫里去。

    一个没有侍寝就一路飞升的女人,绝对是后宫里的人人都巴不得除之而后快的、明晃晃的靶子!

    林如海可以想象得到如今迎春的处境。

    太上皇道:“对了,我说如海,你两个丫头都没有人家吧?要不,给我做儿媳妇儿好了。”

    林如海皱了皱眉,道:“圣上,臣惶恐。臣的两个女儿,一个太过上进,一个太过散漫,都不是适合的人选。”

    “切!小气!亏我还一心想跟你做儿女亲家呢!”太上皇道,“谁不知道你是女控,对着两个女儿,比儿子还好!对了,如海,我记得你们林家数代单传,从你曾祖父开始,就一人承担着两房的传承,是不是?”

    “是的,圣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