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炮灰生涯 > 203

20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云雀虽然年纪小,却也不是等无知的小女娃子。从晴雯嘴里知道了这些以后,又专门跟自己家里打了招呼,就当作没有这么一回事情,继续在林黛玉屋里当差。

    她的家人看得也明白,林黛玉是县主,而林祈,无论是作为嫡子还是庶长子,都可以继承林如海的爵位和家业,自然也安心伺候着。虽然云雀的祖父有些担心自己的兄弟,但是也仅仅是担心而已。他可是知道的,像他们这样在荣国府里伺候了四五代的老人,基本上很难出头的,就是出头,也不可能很得脸,跟赖大一家一样,做大管事。即便是贾母跟前的那些人都下了大牢,只怕也轮不到他们这些老人。

    所以,他们也不过是略略担心,并且另外打听着消息些个也就罢了。

    且说贾母带着贾政一家子离了荣国府之后,如今都住在贾母的陪嫁宅子里。好在这处宅子一直空着,不然,她们母子祖孙四代只怕一点儿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也正是因为这处宅子一直空着,这年久失修的,越发看着破败。

    贾母的陪房跟王夫人的陪房一样,基本上都进了大牢,如今身边伺候着的,就只有自己身边的几个丫头,没有厨房上人,没有针线上人,没有浆洗上人,更没有做粗使活计的下人。贾母屋里的那些丫头们都是比小姐还小姐的人物,连自己都要人伺候的,又哪里会下厨房的?更不要说这边的宅子里头,要食材食材没有,要薪炭薪炭没有。

    这第一天,上至贾母下至那些丫头仆妇们都饿着肚子过了一天。

    贾母也知道,自己的年纪大了,没有精力管这些事情。加上她们从荣国府里出来的时候,除了贾母带着自己进门时候的那一点子陪嫁,也只有李纨和贾政的那个良妾手里有点子财物了。李纨是节妇,抄家的时候可没有抄到她的头上。她的嫁妆和私房可一点儿都没有少。当初贾珠的钱财也在她的手里呢。

    只是,贾母暮年遭了那么大的罪,以来到这屋里,就病了。

    贾政的良妾当着贾政的面,开了箱子,拿出了一支陪嫁的老参和三十两银子交给李纨,让李纨当家之外,她也就跟着以前一样照样过着姨奶奶的日子。她的理由也很充分,她是妾,不能当家,不然,别人会笑话贾政的。

    贾政深以为然。

    贾母的病与其说是病,倒不如说是躲羞。原来,她还以为林家那边得了消息以后,至少会来个人的,可是没有想到她派去的人一点儿连林家的大门都没有进,就被人给撵了出来了。再加上刚开始的时候还好,那个妾拿出的银子在李纨的安排下也支应了几天,可是后来也支应不住了。

    李纨曾经还找那妾要过银子,可是那妾伶牙俐齿,将李纨挤兑得没法儿,更让李纨吃惊的是,贾政居然站在那个妾的身边,帮着那个妾说话,李纨没有办法,只好自己拿出了私房。可是李纨拿得憋屈,拿出来得也少,到了最后,连贾母都饿了肚子。

    这样一来,贾母就不得不起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贾母就当着一家子的面,让李纨当家,却没有拿出一点银钱出来。没错,贾政是净身出户的,没有除了那一身衣裳,别的什么都没有。贾宝玉也一样,他屋里的东西和那么多的丫头也都留在了荣国府里,只有他一个人穿着一身衣裳,跟着父亲离开了家。

    探春沉默地跟在贾宝玉身后。她是个聪明的,当初见风头不好,就把自己积攒的一些月钱和一些贵重的细软,包括金银镙子和首饰什么的,都贴身藏了,就是头上的首饰也都拿了下来。所以,明面儿上,她什么都没有,可实际上,她还是有点子私房的。

    赵姨娘也一样。

    这母女两个可不是傻蛋。至少,她们都尽可能地为自己打算了。不像贾宝玉,也不像贾政,懵懵懂懂的,一屋子的财物都给了别人,自己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留一点子。

    至于贾政那位姨奶奶,她也是带着嫁妆出来的。不过,她是个聪明人,而且她已经给过一次了。就是如今的贾政也知道,他是没有钱的,也只有这个妾会愿意拿自己的钱给他花销了。要贾政将这个妾丢出去,贾政还舍不得。

    说实话,李纨并不想当家。她知道,其实这个宅子里根本就没有多少东西,要她当家,就等于是要她出钱养活一大家子。可是贾母是太婆婆,贾政是公爹,贾宝玉是小叔子,探春是小姑子,她一个都不能怠慢。她也只能咬牙忍下。

    李纨对贾母道:“老太太,孙媳妇儿的陪嫁庄子离得远,就是要送吃食什么的,只怕到了京里也都坏了。到底不方便。孙媳妇儿斗胆,问一下老太太的庄子又在哪里,方不方便送些应季的果蔬过来?”

    贾母皱了皱眉头,道:“你这么多嘴做什么?还不先把这顿饭给整出来先?”

    李纨不像凤姐那么没脸没皮,却也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开了这个口,自己的嫁妆自己的私房将来可是自己的儿子的,何况自己那位奇葩的公爹和那个凤凰蛋一般的小叔子就足够将自己折腾得一无所有。

    李纨刚想开口拒绝,就听见贾母道:“你还在这里做什么?这就是你的孝道?我昨儿个已经饿了一晚上了。”

    肚子一饿,人的心情就不好,贾母也是一样,更不要说贾宝玉了,这两天,他一直都蔫蔫的,一点儿精神都没有,还要贾母哄着他呢。

    李纨没法儿,叫了自己的一个陪房来,就隔着薄薄的门板,褪下自己手上的银镯子,叫拿去当了,换些米面来。

    寡妇人家带的镯子又能有多大?又能带几双?那镯子就是做得再精致,也不过是一两多一只而已。在京师这样的地方,二两多一点的银子又够什么使唤的?就是全换成陈米,也不过是刚刚够这一大家子一顿的嚼用而已。

    贾母也知道李纨的意思,知道李纨没有银钱。可是李纨没有银钱又如何?贾母也没有银子啊。官府的人一查贾母,贾母多年的私房都被扣押起来了,留在贾母手里的,除了另外清点出来的最初的那点子嫁妆,连压箱银子都没有给贾母留。就是贾母想拿银子出来,她也没有。

    贾母只能当作没有听到。贾母手里的确有几样老首饰,可是这些首饰是贾母的陪嫁,跟贾母的庄子一样,是贾母最后的底气,贾母又怎么会拿出来呢?

    李纨更加憋屈了。今天她出了,那岂不是说,以后还是要她出?

    李纨就道:“老太太,按理说,孝敬长辈本来就是孙媳妇儿的本分。只是兰儿还小,离不得孙媳妇儿。这家事是不是交给姨奶奶呢?”

    贾母还没有开口,就听那良妾道:“看大*奶说的。妾终究是妾,我们这样的人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哪里放着现成的主子奶奶不用,反而让个妾当家的?这话要是传扬出去了,这一家子的男人以后还要不要做人了?大*奶也是好人家出来的,怎么连这样的规矩都不知道?”

    李纨当即红了脸。

    贾母道:“你闭嘴!”

    那妾一凛,只低着头,不敢再说。

    贾政看了看李纨,道:“老太太,虽然芸娘越了规矩,可是她说的也有道理。我们这样的人家就是再落魄,也不可能让一个妾当家的啊。”

    贾母看了看李纨,又看了看贾政,心里也有了主意。毕竟李纨还有个好家世在,只要李纨在,将来贾家总能够借上李家的光,所以也不好太得罪了李纨去。

    贾母道:“那你说罢。谁来当家?我年纪是大了,精神不济,管不了这么多的事情了,王氏又犯下一连串的罪过,眼下已经去了,珠儿媳妇要照顾兰儿,下面的三丫头更小,你倒是给我弄个人出来管管这一摊子的事儿啊?我想着,你如今屋里也就两个人,赵姨娘就不用说了,她们一家子都是我们家的奴才,难道你要自降身份,跟一个奴才平起平坐?如今你也没了官位了,不过是一介白身,你那个妾好歹也是正经人家出来的,扶正了也说得过去。”

    贾政一听,愣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会让他将自己的妾扶正了。

    贾政想了想,觉得还是有些不靠谱:“母亲,儿子眼下还不着急这些。儿子想着,既然儿子已经不做官了,是不是搬出京城会比较好呢?”

    贾母眯起了眼睛,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贾政赶紧将昨天晚上他跟自己的妾商量好的事情说出来给贾母听:“老太太,儿子知道,这次儿子没有管教好王氏,给老太太添麻烦了。只是儿子想着,如今我们一家子都已经是白身,留在这京里只怕也没有意思。一来,大哥那边是不会管我们的,二来,东府跟族里也不会留我们。只怕我们就是留在这京里也没有多少好处。而且这京里开销大,只怕也不是我们现在能够承担得起的。还不如去老太太的庄子上,至少这吃食之类的就省了好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